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知识教程首页>>相关教程>>相关教程>>乌撒世系述略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乌撒世系述略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4-9-13 16:06:04

    

李应才

引言:乌撒是中国西南的一个地方彝族政权,其历史延续一千多年之久,其地虽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程度地隶属过中原王朝(包括南诏帝国)的统治,但长期以来处于自治状态,有着一套独立完整的政权组织体系和政治统治制度。乌撒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内容包罗万千。笔者认为,全面研究乌撒历史,从君长世系着手,是研究乌撒历史的一个关键的切入点。笔者以《彝族创世志》、《彝族源流》等彝文献为据,以《大定府志》等汉文献为佐,在对乌撒历代君长世系进行粗略梳理和简单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简要叙述,以让世人易于掌握乌撒的基本发展脉络,旨在抛砖引玉,以求完善。

关键词乌撒溯源  乌撒世系  乌撒君长承袭

 

一、“乌撒”溯源

乌撒是古代彝族在黔西北建立的地方政权,彝语又称之为“纪俄勾”(也记作“纪武勾”)政权,其政权名称来源于政权的创建者麦遮俄索(或记作“默遮俄索”)。“乌撒”乃“俄索”的音变,彝语称之为“俄索”,汉史则多称“乌撒”,也有称“物所”、“物琐”、“物叔”、“五术”、“五所”、“乌些”等。麦遮俄索是彝族“六祖”第五支始祖弥克克的第二十四世孙,从弥克克到麦遮俄索的世系如下:一世弥克克,二世克迫默,三世迫默仲,四世仲鲁匪,五世鲁莫娄,六世娄阿德,七世阿德布,八世布体妥,九世体妥糯,十世糯克博,十一世克博维遮,十二世维遮阿默,十三世阿默鲁宏,十四世鲁宏甫,十五世甫司琐,十六世司琐朵,十七世朵默歹,十八世默歹葛以,十九世葛以阿杰,二十世阿杰冒德,二十一世冒德陡,二十二世陡阿姆,二十三世姆麦遮,二十四世麦遮俄索。其间,第七世阿德布君长时,在今云南省宣威一带建立了古苦勾政权;到第十七世朵默歹后,其子默歹阿仁分出,在现今安顺一带建立娄娄勾政权(播勒政权);发展到第二十二世陡阿姆后,其次子姆麦遮分支到今贵州威宁一带发展,其孙默遮俄索建立纪武勾(也有写作“纪俄格”或“纪武格”)政权,即后来的乌撒政权。

其实,在麦遮俄索到现今威宁一带建立纪武勾乌撒政权之前,其先祖弥克克第十世孙糯克博就已经在威宁创建基业了。根据彝文献《巴的甸四大慕濯史略》[1]记载,糯克博是沾益君长糯鲁歹之弟,被其兄糯鲁歹排挤而外迁,初到妥濮欧博(今威宁西凉山),用武力打败了当地统治首领蒙司以(寡妇),于是在杓恒(即今威宁)建立了吐主禄卧国。

二、乌撒世系

彝文献记载的乌撒世系为:一世麦遮俄索,二世俄索伊孟,三世伊德迭(孟德),四世孟迭格,五格阿太,六世太阿蒙,七世蒙阿求(蒙阿奇),八世求阿娄(求阿妞),九世娄濮野(妞濮努),十世濮野阿租,十一世阿租阿舍(阿菹取),十二世舍阿德,十三世德阿保,十四世保阿杜,十五世杜阿主,十六世主阿甫,十七世甫阿乃,十八世阿乃哪洛,十九世哪洛阿诗,二十世阿诗毕欲,二十一世毕欲毕朵,二十二世毕朵笃载,二十三世笃载哪周,二十四世哪周德皤,二十五世德皤阿岱(阿德,阿勒),二十六世阿岱阿谷,二十七世阿谷濮格,二十八世濮格鲁载,二十九世鲁载举竺,三十世举竺濮氐,三十一世濮氐哪考,三十二世哪考阿木,三十三世阿木濮娄,三十四世濮娄鲁迂,三十五世鲁迂糯直(糯哲),三十六世糯直鲁格(鲁勾),三十七世鲁格毕木,三十八世毕木克博,三十九世克博濮谷,四十世濮谷笃毕,四十一世笃毕鲁宙,四十二世鲁宙热克,四十三热克糯濮,四十四世糯濮禄蜀,四十五世禄蜀糯直(鲁勺糯举),四十六糯直禄勺(糯举费克),四十七世禄勺鲁谷(费克鲁谷),四十八世鲁谷鲁德。

三、乌撒历代君长述略

一世麦遮俄索,乃弥克克二十三世孙姆麦遮之次子,他从宣威一带的古苦勾分出到威宁一带发展,建立了纪武勾政权,后以其名称“俄索”,谐音称之“乌撒”。麦遮俄索之父陡阿姆有三子,长子姆阿于固守祖宗基业古苦勾(今云南宣威一带),幼子姆阿左创立了鲁歹阿俦部,次子姆麦遮在纪古(今威宁县境与宣威交界不远处黑石镇)立业。[2]姆麦遮生子有二,长子守濮(父辈基业所在的宣威一带),幼子俄索治巴的杓恒(威宁)而号纪武勾,辖东川、鲁甸及叙永等地。[3]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是时,巴的兀姑之部长为他蛮所逼,而南徙于存氵内之东。其地空虚,故物叔据之也。即今威宁是也。”根据《彝族源流》的记述,麦遮俄索,只七月而生于直诺吉苏(今宣威境),幼时羸弱,及长创业,与惹部、任阿立、侯阿立交战,连战连捷,在纪古鲁堵(威宁黑石)举行建勾(开创新基)仪式,来到巴底(威宁草海一带),其本人,活到了九十九岁。

二世俄索伊孟,《大定府志》称之为“羿”。

三世伊孟迭,有记作伊孟德、孟德、梦得。《彝族创世志》载:乌撒第三世伊孟迭时,迁往洛武哪,住弭乃麻卓,后又迁居到竺博麻卓,祭三座大山,即上部祭妥濮恩博,中部祭克博妥乌,下部直努吉苏。[4] 而在《彝族源流·乌撒祭祖史略》中说,君长伊孟德,在勾濮米哄,杀牲建政权;在畏畏觉楚嘎,与吉阿黎交战,获牲畜无数,又与默家、侯家争战,打仗后立足。又一次迁徙,渡色鸠溢迫(牛栏江),住翁那更嘎。在勺吐能洪,建华丽祖祠。[5]

四世孟迭格,《大定府志》记作“更”。其另外一支,孟迭格为一,格阿勾为二,阿勾阿木为三。阿勾阿木之后,向四方发展,渡过扯勒雅液(赤水河),东到后来的水西地,中部到芒部地,西到乌蒙地。[6]由此可见,彝族进入贵州的时间应在战国中期,并且是先由布部进入的。

五世五格阿太,《大定府志》称之谓之“岱”。

六世太阿蒙,《大定府志》称之记作“蒙”。以巴的兀姑(即彝语“巴的武阁”,“武阁”有头门、首门、首都之意,即今威宁盐仓)为治所,其疆域空前拓展。据《明一统志》载:“乌撒军民府,旧名巴的兀姑,后名巴的甸,自昔乌蛮居之,至阿蒙得巴的甸。”《彝族创世志》云:“阿蒙宏业于巴的,东跨赤水河,西抵德歹(昭通)的省果果,左达色雅纽哲,右括水西境。”可见其疆域已经不小。《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蒙始驱逐他蛮,克服巴姑,今盐仓是也。”由此可知,乌撒建都盐仓的时间是很早的。又据《彝族源流·乌撒立业》记载,太阿蒙时,在打濯举娄(宣威境)誓师,从抱卧(威宁抱都),逐出四陇邓、五毕启、六举侯部族,使左边的地界到达慕勾透口;又赶东侯过扯勒雅溢(赤水河),撵西侯过德歹省固(昭通与威宁交界处),从此,巩固辖区纪古和巴底,巴底十六部自此全部归顺。[7]

七世蒙阿求(蒙阿奇),《大定府志》称之谓之“奇”。

八世求阿娄(求阿妞),《大定府志》称之称作“弩”。

九世娄濮野,按读音也记作妞濮努,《大定府志》中写作“普豅”。《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先是,巴的之旁有阿头部、易溪部、易娘部、乌蒙部、闷畔部、又有芒布部、阿晟部、皆其种族,即石门路十二州之地也。哲弩始尽降其部,因以祖名号其部,始曰乌撒部。”

十一世阿菹阿舍(或叫阿菹取)时代,在现今威宁境内纪古鲁堵勾的不都帕糯坝子居住发展。[8]

十四世保阿杜,应为《大定府志》中的白堕。

二十世阿诗毕欲时,“一度建家园,被四鲁歹追赶,分四处而居,与四姓人结好,天生有慧根,自起其名字,寿百二十岁。”[9]“阿诗毕欲时,乌撒始兴盛。到巴雅色注,与芒部修好;在鲁博能甸,同阿哲结盟;在道卧毕奏,跟阿芋陡结盟。为安定内部,在笃烘洛秋,召集毕默十一部,彝汉一百零八姓,民主议大事。”[10]

二十二世毕朵笃载时,在米嫩体洪做尼目祭祖,被水西慕俄勾家攻入祭场,被笃载哪周之弟笃载陡朵俘虏,双方自此结怨断交。乌撒也进一步加强了自身的军政管理和体制建设。

二十三世笃载哪周,娶三妻室,生有德皤、德纪、色能、阿纪、陀尼、阿该六子,除德皤袭君位外,其余皆被封为土目管家。据《彝族源流》记载,笃载哪周先是娶水西女阿壳鲁吐,恢复了阿哲家的交往,生二十四世哪周德皤。哪周再娶阿外惹(普安)女额补毕吞,生哪周阿吉。阿吉是乌撒的吉星,阿吉未生时,乌撒替人牵马,乌撒替人背物;阿吉出生后,改变了乌撒的命运。[11]

二十四世哪周德皤,又记作德卜。德卜较弱,乌撒被灭。《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元宪宗年间),德朴(即德皤)弱,为他部所并,降为庶人。其妻生子曰勒(即德皤阿岱),字仲云,甫数月,避乱弃之野,土人收养之,及长有勇略,与其故臣慕魁特置、阿迂阿苴二人复乌撒土宇。”哪周德卜虽弱,但其弟哪周阿吉十分贤能。《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329~330页)记载:“哪周阿纪,在柏洪卧岱,如高空飞雁,巡察边界;外交则雄辩,战争则祭牛;贤人代管权,威荣如天高。”由此可以猜想,“阿苴”可能就是“阿纪”。

二十五世德皤阿岱,即为《大定府志》中的“勒”,其母为水西(慕俄格)女德楚赫保,另有德皤阿谷、德皤额局、德皤纽拍、德皤费奢、德皤助尼五个兄弟。六人中,数德皤助尼最贤能,东渡赤水河(扯勒液),开四方疆土,战争定疆域,南面为助阿勾吉,西至洛保大吉,北抵汉区的边界的赫仄纪。德皤助尼四十七岁而殁,家人为之举办了四十七场隆重的大斋,其水西的外甥也参加举办。[12]在各位兄弟的辅助下,恢复了乌撒政权。《彝族源流》记载,叔父阿吉(即“阿纪”)与侄周能(阿岱或勒),君臣共勇谋,把远敌征服,在洛博达吉,订东边地界;在侯走借阁,订北边地界;以诺雅补洛、女鲁俄阁、妥阿斗佐嘎、约约那益,为南方地界。在这片土地上,多同进祭牲,升麻献宝物,啥靡供方物,有求必有应,税赋来源广。[13]

二十六世阿岱阿谷,汉文献称“古”。

二十七世阿谷濮格,汉文献称“卜格”。

二十八世濮格鲁载。他与濮格额直为两弟兄。《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94~296页)记载:额直与侵兵讨和而调集一百二十支兵力,进攻四十七个彝家营寨,关键时刻,濮格鲁载向水西舅家求援,水西阿哲与乌撒联手奋战,将元兵驱逐出境。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载:“蛇节(水西亦溪不薛土官之妻)之乱,乌撒及乌蒙、东川、蛮部诸蛮,皆乘衅攻掠州县,也速鞑儿分兵讨平之,盖古、卜格、陂地之世。”蛇节也写作奢节,其起义时间被史学界定为1300年至1302年左右。彝汉文献大体能够相互佐证。

三十世举竺濮氐,《大定府志》记作“陂地”,也有记作“普利”。奢节起义时,响应配合。

三十一世濮氐哪考,又记作濮勒鲁迂,汉文献记作“库”或“余”、“禄余”。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文宗至顺元年,即公元1330年四月壬寅日,禄余杀掉乌撒宣慰司官吏,投奔于在云南抗元的伯忽,在顺元、乌撒界立关抗拒元军。五月,四川凉山一带的罗罗斯土官、宣慰撒加伯,阿陋土官阿剌,里官土官德益反元附禄余。七月,乘势连乌蒙、东川、芒布各部,奉伯忽北拜以攻顺元。元朝廷遂派各路军马进剿镇压。双方僵持两年,于是1332年二月,禄余率四路土官出降。

三十二世哪考阿木,汉文献记作“莓”。

三十三世阿木濮娄,汉文献记作“衤暴轮”。

三十四世濮娄鲁迂,汉文献记作“备”。濮娄鲁迂之世,南方的武德本部族入侵,被轻松击退。

三十五世鲁迂糯直即《大定府志》中的“那者”。《大定府志》记载:“哲,一曰那者,哲老,其妻实卜摄事,元末时加行省右丞。哲先卒,逾年,实卜又卒,子能袭之。”据此可推定,“能”即《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中的鲁格。

根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明洪武十四年,即公元1381年11月,朱元璋特遣内臣赍敕,谕乌撒诸部长责成附明,并由征南将军傅友德遣都督胡海洋率师五万,从永宁趋乌撒。傅友德又自率师由曲靖至芒部,循格孤山而南,以通永宁之兵进捣乌撒。“元右丞实卜闻海洋至,乃聚兵赤水河以拒之,及闻大军继进,皆遁。”“其年,乌撒大酋实卜来归,置乌撒土府以授之。”1382年四月,“乌撒诸蛮复叛”,“副将军西平侯自大理还军,会征南将军击乌撒。七月进兵,大败基从,斩首三万余级。”“谕征南将军:‘师捷之后,务必戮其渠魁。’”1383年正月,“以云南所隶乌撒、乌蒙、芒部三府,隶四川布政司。”五月,“诏赐乌撒女知府实卜及乌蒙、东川等知府,人朝服一通,并常服一袭。”十月,“乌撒知府实卜等七百七十一人来朝,诏赐织锦、文绮、钞锭,及把事以下从人各有差。”

《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98~299页)记载:三十六世糯直鲁格时,东方的武部族(可理解为大明军队)布兵万千重在姆珠于迭地方,将糯直鲁格和其母阻闭晒布(实卜)擒到啥弭谷扣留12年之久,女管家雅努,差遣精明的使者布撮岩布舒到啥弭谷,用七种绸缎、九千担粮食、上百头牛才将母女俩赎了回来。母女回归的时间是乙巳月未日,母女回归,重新执政掌权,从此以未日为吉日。

《大定府志》记载,1384年实卜丈夫卒,1385年实卜又卒,阿能袭位。明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乌撒土知府阿能(即鲁格),乌蒙、芒部土官各遣其子弟入京读书。已而能卒,卜穆袭。”

综合以上分析,结合甲子推算,有乙巳月的只能是逢丁、壬之年,也即公元纪年的末位为2或7之年,所以只能是1382年。但彝文献中实卜及其子被扣留12年之久有待进一步考证。

三十七世鲁格比木,即汉文献中的卜穆。《大定府志》记载:1394年,“卜穆奏沾益州屡侵其地,命沐春谕之。”鉴于地方贫瘠,税赋过重,从1395年起,改为三年一朝贡。“明宣德二年(1427年),乌撒知府卜穆妻圆和入贡。先是穆卒,故圆和摄。久之,圆和卒,尼袭。”

三十八世比木克博,即汉文献中的禄旧或陇旧。三十八世本是禄尼袭位,当时乌撒、乌蒙的禄尼、禄昭争地仇杀,朝廷派章聪、侯琎调解,乌蒙退让了所争地的十分之三而平息。禄尼在位没多久即卒,《大定府志》记载:“禄尼袭不几卒,弟旧(禄旧或陇旧)袭,夷名廓博(克博)也。”

据赫章县野马川永利河彝文崖刻记载:陇旧为了开发乌撒,号召部属修筑驿道,“此路由乌撒卫前千户所、赫章民众所主修,于戊午年九月十四日竣工,时逢正统三年我陇旧执权间至此而书石留垂千古。”由是可推断,陇旧(比木克博)在乌撒驿道赫章段竣工时书写彝文的时间为1438年。

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敕谕乌撒、乌蒙诸土官普茂等,‘以贵州诸苗叛乱,恐滋蔓邻近,命戒严防守,毋听贼众诱惑,陷于为非。倘逼进前来,便当剿杀。’”

成化十二年(1476年),乌撒知府陇旧等奏,同知刚正,抚字有方,蛮方信服。”

从以可以看出,三十八世比木克博(陇旧)在位的时间是比较长的。

三十九世克博濮谷时,改汉姓为“安”,名曰伯关。自此,乌撒君长始用汉姓。1484年,“安伯关遣人贡马,三年始至,今又逾贡期,乞减赏例,从之。”

四十世濮谷笃毕,汉名为安德朝。明弘治四年(1491年),乌撒知府安德朝觐,逾期,乞减半赏,如例。1500年,乌撒贡复逾期,如前议减。1501年,“乌撒所进《万寿表》及《千秋冬至表》,皆逾年始至今,礼部请罪之。帝以其远人,且前后所遣迟滞皆有故,宥不问。”

德朝卒,其妻奢勿摄事。奢勿处于嘉靖年间。嘉靖初年,芒部的陇政、支禄与陇寿争袭,朝廷立寿。陇政、支禄倚乌撒为乱。“卿令乌撒土舍安宁、土妇奢勿擒之,安宁佯许诺。”

四十一世笃毕鲁麻,也写作禄墨、路墨,汉名安承祖。明万历六年(1578年),水西安国享与安智、安仁、安信内讧,国享部下土吏目与安智有亲,恐为国享所杀,率部投鲁麻。路墨遂诈称本府知府安承祖职衔,赴京代奏。国享亦令其子安明具题。永宁宣抚奢效忠亦具奏。行所司令:“各照蛮俗罚牛例处分,各悔过息争,以保境安民。”

四十二世鲁麻热克,又叫曷克、武克,汉名安云龙,因与安国享结怨,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被安国享所杀。安云龙故,其胞弟安绍庆以云龙之妻陇氏所出明系假子为由,欲以其子安效良(彝名禄庚)归宗仍袭土知府,于是双方展开了权力之争。陇氏持芒部母家兵力,安绍庆则倚沾益兵力相互仇杀,流毒一方。以致士民联名赴奏,事下两省会勘(1600年),十年不能结。明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安云龙之从弟安云翔奏称,陇氏有子官保,今已长成。遂以官保袭位。而安绍庆与沾益的关系是这样的:傅友德平定西南时,三十五世糯直(禄哲或那者)之妻实卜与糯直之弟阿哥二人,率众归顺,实卜受乌撒土知府,阿哥为沾益土知州。自后,两处通为一家,彼绝此继。万历初,沾益女土官安素仪无嗣,奏以“以乌撒土知府禄墨次子为后”,此即安绍庆。

四十三世热克糯濮,又称禄卜,汉名安官保。1611年,朝廷讨论安云翔与安效良争夺职官之案,以效良为云龙亲侄,而云翔乃其堂弟为由立效良。

四十四世糯濮禄蜀,亦记作鲁述,汉名安咀。安咀即位后,安效良仍与之争夺权。“乌撒土官,自安云龙物故,安咀与安效良争夺官印,仇杀者二十年。”

四十五世禄蜀糯直(诺举、糯举或禄庚),即安效良。安效良系安绍庆的次子,自沾益归宗争权而袭乌撒土知府。天启元年(1621年),安效良以乌撒附于安邦彦,反抗朝廷,1622年败死。据《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301~303页记述了安效良应水西之请与王三善作战的事:糯举时代,王三善奉朝廷之命进剿水西,来到大方境,水西派古卓哲洪此人,到乌撒请兵援战。乌撒派六百骑兵,由恒觉阿历率领、史朵阿保押后,到了布铺大河,水西和乌撒,共同与王三善的明军争战,王三善的兵士,上万的被摔死在布铺悬岩上,上万的被落入布铺大河中。

四十六糯直禄勺,也记作鲁勺,即为其爵,《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称为费克鲁谷。《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安效良死,妻安氏无子,妾设白生其爵、其禄。二妇素不相能,安氏居盐仓,设白母子居抱渡,安氏遂代效良为土官。然亦未绝其爵,其爵亦以安氏为安位姊,不敢抗。崇祯元年(1628年)四月,四川巡抚差官李友芝,赍冠带奖赏其爵母子,令管乌撒。于是,安氏始恶其爵而绝之。其爵于五月十一夜,袭安氏于盐仓。不克,与设白、其禄逃匿东川界屯,东川也不令入,而抱渡又失。李友芝遂诳请总督,咨发滇兵三千人会援其爵,滇抚恐先开兵端,不应,事遂寝。安氏以友芝、其爵之请加兵也,惧,谋接沾益土官安边为婚,授之以乌撒,以绝其爵。”1629年,“总督(朱燮元)复发兵,以逐安边、安氏,纳其爵。”“边(安边)乘夜遁,遂弃盐仓,入九龙屯。”“遂令其爵署乌撒知府,而令其禄署沾益知州。”

四十七世禄勺鲁谷,《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称为费克鲁谷。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应为安边。但事实上它并没有真正做过乌撒君长,只是四十五世禄蜀糯直(安效良)之妻安氏与之在盐仓成婚后做名义上的君长而已。

四十八世鲁谷鲁德。即其爵之弟其禄。《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其禄率兵入沾益,诡言为边报仇,土民归者如流,其禄复有沾益。久之,其爵卒,已而明亡。”据《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305~306页记载,鲁德时代,吴三桂来伐。到了丑年(应为1661年),吴三桂上奏清廷,说水西要造反,由他来平定。到了甲辰年(1664年),吴三桂领军剿水西,水西向乌撒求援,乌撒出兵不出力,最后水西兵败,水西君长安坤被俘。乙巳年(1665年)、丙午年(1666年),吴三桂带兵平乌撒,勾卧勒阁一役,乌撒军败,横尸遍野,惨不忍睹,君长鲁德和将军禄岱,躲进磨古大箐中,被芒部家擒获交给了吴三桂处置,自此,乌撒遂亡。而据《大定府志》记载,吴三桂获知水西祭祖盛况,即捏奏安坤“聚兵谋反”,朝廷信以为真,举兵围剿水西和乌撒。此时安坤之子安重圣占据乌撒,跟从安坤反抗,以兵塞可渡河,与水西土目察革喇等兵千余围乌撒卫城。康熙五年(1666年),鲁德(其禄)及其带兵官王乘龙、王腾龙避于竹子岭,被芒部兵诱擒献与吴三桂执往云南。康熙十三年(1673年),王乘龙、王腾龙从云南逃回,聚众保箐,活动于威宁、赫章之间的妈姑一带。康熙十六年(1677年),王乘龙、王腾龙谋迎沾益土目安世基回盐仓自署知府以续乌撒,众彝响应,惟扯处乌不从,于是令攻扯处乌之属目古达、野马川、瓦甸等。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贵州巡抚蔡毓荣招扯处乌土目与之夹击于鲁章坝,乘龙、腾龙逃入深箐。第二年(1686年),乘龙、腾龙被被擒于阿扎屯并斩杀,乌撒既亡。

四、历史年代考析

纵观乌撒谱系,乌撒君长并非完全是子袭父位,也有弟袭兄位、妻代摄政、叔争侄位等错杂现象。如三十七世卜穆死后,其妻圆和摄政,但因是女性而未记入谱系。圆和卒,其子禄尼虽袭位,但又因袭位短暂而君长谱系都没有载入,而是以其弟陇旧作为第三十八世。实际上,三十七至三十八世中间就相当于断了两个世系。而陇旧在位的时间却是相当长的,据彝汉史料对照分析可能在40年左右。除卜穆外,曾摄政的女姓还有三十五世那者之妻实卜、四十世安德朝之妻奢勿、四十五安效良之妻安氏等,其中尤以实卜最为杰出,元朝廷曾之封为行省右丞,明朝廷又将乌撒土府授之。从四十二世安云龙死后,乌撒就进入了权位之争的混乱局面中,打破了传统的袭位制度。先是安效良夺取了侄子安咀权位,二人争夺长达二十年以上。安效良死,最初其妻安氏代为摄政,后安效良之妾设白母子与之争位,设白之子其爵袭位。安氏与后夫安边又合谋争得权位,后被遂而设白之次子其禄袭位。而其禄系四十八世,乃四十七世其爵之弟。

另外,《彝族创世志》中的乌撒谱系也与《大定府志》中的记载也有不尽吻合之处。如《彝族创世志》中的第八世是求阿娄(求阿妞),按谐音,应《大定府志》中的“弩”。但在《大定府志》中,七世蒙阿奇(奇)之后是哲,并非求阿妞(弩),而是哲之后才是弩。这样,《大定府志》中对乌撒谱系无疑是增加了一代。同时,《大定府志》的记述也有遗漏的地方,如在《彝族创世志》中第十四世保阿杜与德播之间应有八代,但在《大定府志》中只有2代,期间就少了6代。在二十七濮格(卜格)和三十世濮(陂地)之间,《大定府志》也缺了2代。由于《大定府志》是汉族学者参考彝文献和采访以前的彝族知识分子编写的,必然有一定的缺陷,故本文所指的世系按彝文献为准。

在彝族六部谱系中,数水西妥阿哲的谱系是最为完整和有序的,并且中前期和末期都有汉文献能够与之佐证。由于乌撒谱系在存在混乱现象,所以在推定彝族历史的重大事件及乌撒世系时,可以以水西世系作参考进行估算和推断。按水西最后一代君长安圣祖卒于康熙37年(1698年),从六祖之父笃弥开始到安圣祖共历87代,按平均25年一代推算,笃弥时期开始于应为公元前约为公元前477年,这正是中国历史刚进入战国的前后(按通说,战国是从公元前475年开始的)。现在,多数历史学家、民族学家都将把彝族六祖之父(也称彝族远祖)笃弥认定汉文献记献的杜宇。又结合《华阳国志·蜀志》记载的“周失纲纪,蜀先称王”和“七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14]等分析,笃弥生活在春秋末、战国初是正确的。这是推算乌撒世系和乌撒重大历史事件的重要依据。能够证实彝族君长和中央皇帝对应的彝文献资料有《西南彝志》中的《治国安邦经》和《彝族创世志·艺文志》中的《治国书》,书中都讲述了汉光武年间,勿阿纳君长与两位贤臣伊佩徒忠义、史益咪阿佐讨论治国安邦法则一事。可见彝族默部第二十世勿阿纳与汉光武帝属于同时代的人物。较早被汉文献准确记载的彝族君长还有济火。《读史方舆纪要》说:“蜀汉建兴三年(公元225年),诸葛武侯南征。时牂牁帅济火,积粮通道,以迎武侯。(武侯)表封罗殿国王,居普里(今普定)。” 清代《镇雄州志》记载:“州有七星营,为建兴三年武侯会见济火之处。”济火,虽在《大定府志》、《贵州通志》、《黔书》等中被误认为是彝族六祖慕齐齐(弥辞辞)之子齐齐火(辞阿宏),但这一说法现已被大多数史学界推翻,近几十年来,学述界大多认定济为水西始祖妥阿哲,也有说是水西和芒部之共祖勺阿妥。如果济火是妥阿哲,则他是彝族默部的第二十五世。那么妥阿哲到安胜祖历62世1473年,平均每世为23.8年。如果又按此往上追溯,笃弥大概处于公元前370年左右,即处于战国中期,乌撒的始祖弥克克处于公元前350年前后。以上述史料作为依据和参照,结合其它彝汉文献资料,我们可以对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老析。

1、关于乌撒建立的年代考析。从笃弥到乌撒的建立者是麦遮俄索,共历25代,每代按25年计算,则有625年,而按上述推定的笃弥生活年代大约在公元前477年,那么,乌撒建立的时间则在公元148年前后,也就大约在东汉末年这段时间。如果用同样的方法,按每代23.8年计算,则默遮俄索刚好处于是蜀汉建兴年间。

2、乌撒建都盐仓(彝语称“哪娄”),初步确立疆域的时间。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蒙始驱逐他蛮,克服巴姑(即巴的兀姑或巴的武阁),今盐仓是也。”蒙即指乌撒六世孙太阿蒙。仍按25年一代推算,乌撒建都盐仓的时间大约在公元300年左右,约当西晋时期。如按每代23.8年计算,则应为东晋时期。

3、关于乌撒部称谓产生的最早时间。据《大定府志·旧事志六》记载:“先是,巴的之旁有阿头部、易溪部、易娘部、乌蒙部、闷畔部、又有芒布部、阿晟部,皆其种族,即石门路十二州之地也。哲弩始尽降其部,因以祖名号其部,始曰乌撒部。”《大定府志·旧事志六·水、乌世系通考》中则说:“弩当宋时,最强盛。抚有七部,始以其祖乌撒之名为部族名。” 按《大定府志》对乌撒谱系的排序,弩应为乌撒第八世,而在《彝族创世志》中却刚好缺这一世。 按平均25年推算,弩所处时代却应为公元4世纪中期的东晋、成汉时期。再按每代23.8年推算,当属东晋末,南北朝初期。所以,乌撒部的称为怎么也不至于到宋代,可能是《大定府志》彝族六祖年代定为三国蜀汉时之故,即晚推了600多年。

4、乌撒建立“则溪”制度,分划行政区域治理的时间。《彝族源流·乌撒的则溪》中记载:“阿诗毕余家,德皤折怒(德皤助尼)时,在东南西北,建九个“则溪”。完美的制度,是德皤折怒,一手建立的。” 德皤折怒,即二十五世德皤阿岱的五弟,是五兄弟中最贤能的一位,与其叔父哪周阿吉共同辅佐德皤阿岱,完成了乌撒的复兴。按以上推算方法,约当在唐朝末年。

  (作者单位:赫章县政协文教委)



[1] 参见龙正清《夜郎史籍译稿》311页

[2] 见《彝族源流·乌撒立业》(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11~12页。

[3] 据《大定府志》载:麦则(即姆麦遮)有二子,长子守濮,少郎物叔(即麦遮俄索)雄伟有才,略遂北并阿芋部(东川),进至鲁望城(鲁甸和叙永)。

[4] 见《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83页。

[5] 见《彝族源流·乌撒祭祖史略》(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57~59页。

[6] 见《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85页。

[7] 见《彝族源流·乌撒立业》(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16~17页。

[8] 见《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85页。

[9] 见《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88页。

[10] 见《彝族源流·乌撒立业》(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17~19页。

[11] 见《彝族源流·乌撒祭祖史略》(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57~59页。

[12] 见《彝族创史志·谱牒志二》第292~293页。

[13]见《彝族源流·乌撒立业》(第二十一至二十三卷)第19~21页。

[14] 参见刘琳《华阳国志校注》1984年7月第一版第181~182页。

0
0
[作者:赤勾咪素 关键词:乌撒世系,述略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994]
上一记录:试析彝族乌撒政权的制度结构特征
下一记录:没有下一条记录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281.2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