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知识教程首页>>彝族百科>>彝族百科>>洪水泛滥与笃米传说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洪水泛滥与笃米传说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4-9-11 23:04:03

    

笃米三兄弟,

大哥叫笃古,

二哥笃叟伙,

老幺笃米俄。

老幺笃米俄,

一天清早起,

背着弓和箭,

来到“赖舍哉,

在箐中打猎。

不多一会儿,

捕获十四个。

正在高兴时,

来一位老人,

名叫“舍苟姑”,

身背青口袋,

来到他跟前,

开口把话讲:

“我叫舍苟姑,

今天到这里,

不为别的事,

是来勘察林,

给野兽定寿。

你笃米俄呀,

把兽打死了,

应全部归我。”

笃米俄听后,

开口来答话:

“箐中的野物,

向来没有主,

我所捕获的,

不能分给你!

舍苟姑老人,

又开口说道:

“其它我不要,

要鹿肝熊胆。

这几样东西,

我的父和母,

早就盼望着,

我来找这些,

是孝敬父母。”

笃米俄听后,

把鹿肝熊胆,

取给舍苟姑。

舍苟姑老人,

又对笃米说:

“你笃米俄呀,

实话对你说,

天地间的人,

表面虽相似,

内心不一样。

你这些东西,

不能当饮食,

我干脆不要,

你把它拿去,

奉养你父母。

我乃天上人,

天君派我来,

下凡到人间,

查看善和恶。

要鹿肝熊胆,

试试你的心。

我查遍世间,

真正善良人,

只有你一个。”

话说到这里,

舍苟姑老人,

突然不见了。

 

天君和地臣,

相互又商议,

差“阿媲俄所”

拿龙当马骑,

再次到人间,

查人间善恶。

笃米俄他呢,

又在“赖舍哉”,

正在拾柴火。

阿媲俄所呢,

来到箐林中,

向笃米俄说:

“我骑的龙马,

不知何原故?

掉了一根毛。

必须要热血,

把马毛接上,

如果你愿意,

把你的热血,

卖给我一滴!

只需要一滴,

多一滴不要。”

笃米俄听后,

开口回答说:

“阿媲俄所呀,

莫说你要血,

就是你要肉,

我都割给你。

只要你需要,

十滴不算多,

我都送给你。”

阿媲俄所她,

觉得笃米俄,

心底最善良,

对笃米俄说:

“好心的笃米,

马毛落不真,

要热血是假。

愁举祖派我,

来到人世间,

查人间善恶。

我已经查遍,

整个天底下,

唯有你一人,

心地最善良。

天君和地臣,

相互商议定,

洪水要泛滥,

淹没人世间。

现在人世间,

所有的高山,

所有的平地,

所有的箐林,

所有的山谷,

全被人耕完,

全被人种尽。

人类太多了,

人类没有土,

人类没有地,

人类难生存。

天君愁举祖。

要降下洪水,

来把世界淹,

人类要毁灭。

世上的人类,

一个也难剩,

一个也难留。

你不别着急,

我诚心救你,

给你想办法。

从现在开始,

你去砍棵树,

造个大木桶,

要坚实牢固,

不能渗漏水。

洪水泛滥时,

你坐在桶里,

再拿个鸡蛋,

夹在腋窝下,

未孵出小鸡,

你就莫出来。

小鸡开声叫,

你踢开桶盖,

就可以出来。

只有这样做,

你才能得救。

我说的这些,

句句是实话,

请你记心间。”

阿媲俄所她,

讲完这话后,

返回天上了。

 

笃米俄,

急忙转回家,

告诉两兄长:

“今天一清早,

我到赖舍哉,

去捡烧火柴,

一黄色老人,

骑着白龙马,

在林中相遇,

掉一根马毛,

向我要热血,

要把马毛接。

我向她说道,

莫说你要血,

就是你要肉,

我都割给你。

最后她又说,

她叫阿媲俄所,

愁举祖来差,

到天下凡间,

查人间善恶。

马毛掉不真,

要热血是假。

愁举祖说过,

天下的四方,

地皮要开裂,

洪水要泛滥,

要灭世间人。

叫我砍棵树,

造个大木桶,

桶底要挖深,

要坚实牢固。

洪水泛滥时,

坐在桶里面,

就安然得救。”

两位大兄长,

听了不相信:

“你笃米俄呀,

真年幼无知,

捡到一封皮,

就当圣旨传,

当今天底下,

哪会有这事。”

 

笃米俄,

也没说什么,

只是一个人,

来到赖舍哉,

砍一棵大树,

自造大木桶。

事隔三天后,

天君愁举祖,

就把洪水降。

天地的四方,

四条龙翻身,

翻垮四座山。

整个人世间,

天昏地又暗。

打了九天雷,

下了九夜雨。

水就往上冒,

地皮也破裂,

洞穴涌洪水。

一树桩脚下,

冒十二股水。

四方地破裂,

洪峰抵上天,

鸭子头顶天,

蝌蚪天边耍,

水獭吞松果。

在天地之间,

五座大山上,

坐着五个人:

靠天洪所山,

坐着“额武吐”;

天边狄季山,

坐着“索哲舍”;

巍峨保吐山,

“武米雅”来坐;

天北倮恒山,

“笃米俄”来坐;

啥米岱错山,

“啥武米”来坐。

洪水不肯退,

洪水不肯消。

天君愁举祖,

差工匠“阿娄”,

打铜截洪水,

洪水流四方,

洪水慢慢消。

洪水消去后,

天君愁举祖,

特差努娄仄,

到天下人间,

查世上人种,

是否还存在?

天使努娄仄,

站在苍穹端,

向人间观看,

整个人世间,

未见一个人。

恰巧在此时,

白尾巴鸽子,

停在云霄上,

自言自语说:

“我亲眼看见,

倮恒山顶上,

还冒着火烟,

这座倮恒山,

没有被淹没,

坐着一个人,

还有人种在。”

 

天君愁举祖,

又差努娄仄,

来到人世间,

寻找人在处。

来到倮恒山,

看见笃米俄,

独坐在山顶。

努娄仄说道:

“笃米俄你呀,

天上也知道,

天下人世问,

还存在人种。

举祖差我来,

为了寻找你,

今天在这里,

可找到你了。”

笃米俄听后,

向努娄仄说:

“你是天上人,

今天找到此,

天下的人类,

全被水淹没,

唯独我一人。

叫我怎么办?

努娄仄说道:

“笃米俄你呀,

你不别悲伤,

你不别难过。

我回天上去,

禀告愁举祖,

为你想办法。”

天使努娄仄,

返回到天上,

愁举祖问道:

“你努娄仄呀,

我且问问你,

天下人世间,

还有人存在,

这是真的吗?

努娄仄答道:

“尊敬的举祖,

天下人世间,

我已经查过,

在那倮恒山,

坐着一个人,

名叫笃米俄。

天下的凡间,

唯独一个人,

孤单又寂寞,

悲伤又难过。

他无依无靠,

哪里去说亲?

请谁人作媒?

找谁人婚配?

愁举祖听后,

开口把旨传:

“你努娄仄呀,

再继续下去,

到倮恒山上,

告诉笃米俄,

叫他随同你,

一道上天庭,

我有要紧话,

当面告诉他。”

天使努娄仄,

再到倮恒山,

带着笃米俄,

一道来天庭。

就在这时候,

天君愁举祖,

命十二条龙,

推平呗谷山,

准备设歌场。

 

天君愁举祖,

对笃米俄说:

“你笃米俄呀,

我差努娄仄,

到倮恒山上,

喊你上天来,

有话对你说,

你要听清楚,

要牢记心头。

十六的晚上,

正是月圆时,

在呗谷凯戛,

设立唱歌场。

歌场兴婚礼,

还设有酒宴,

定你去参加。”

笃米俄忙说:

“人家有衣穿,

我没有衣穿;

人家有披的,

我没有披的;

叫我怎参加?

如何去得了?

天使努娄仄,

从旁岔话道:

“我们天宫里,

穿的和披的,

样样都齐全。

颜色青和红,

绸缎和布料,

随便你挑选。”

笃米俄听后,

就立即动手,

收拾又打扮。

到十六晚上,

天君愁举祖,

先来到歌场,

坐在首位上,

开口问笃米,

“你笃米俄呀,

天下人世间,

独剩你一人,

寂寞又孤零。

你在人世间,

是否要开亲?

是否要娶妻?

笃米俄回答

“整个人世间,

唯独我一人,

找哪里开亲,

找哪个做妻,

到举祖面前,

由举祖作主。”

愁举祖听后,

满脸笑盈盈。

过了一会儿,

天上的仙女,

成群来歌场,

整个歌场上,

热闹不一般。

野人拿舞具,

老虎打灯笼;

人熊吹芦笙,

欢聚在歌场。

正在这时候,

“姑色尼”之女,

名“尼友咪比”,

骑着一白马,

从天宫降临。

到呗谷凯戛,

进入歌场中。

又过一会儿,

“诺色娄”之女,

叫“娄友咪多”,

骑着一青鸿,

从天宫降临。

到呗谷凯戛,

进入歌场中。

再过一会儿,

“布色吞”之女,

叫“吞友武吐”

骑着一白鹤,

从天宫降临。

到呗谷凯戛,

进入歌场中。

 

三个神仙女,

来到歌场上,

行了三次礼,

开喉把歌唱,

起步翩翩舞。

歌声嘹亮,

歌声悠扬,

娓娓动听。

步伐轻盈,

舞姿翩迁,

绚丽动人。

天君愁举祖,

就在歌场中,

召来三仙女,

当面传天旨。

订终身姻缘,

和笃米成亲。

三位神仙女,

个个都喜欢,

人人都高兴。

天君愁举祖,

又吩咐三郎:

“三神仙之女,

我已说服了。

就在今天晚,

你去当媒人,

把她们三个,

介绍给笃米,

和笃米成婚。”

三郎听过后,

急忙回转身,

对着三仙女,

把笃米俄夸:

“三位仙姑呀,

你们可知道!

整个人世间,

独剩笃米俄。

笃米俄他呀,

生得很美貌。

天上和人问,

难找第二个;

心地最善良,

无处可寻找;

他唱的声音,

清脆如云雀。

整个天地间,

无人比得上。

我要是姑娘,

情愿嫁给他。

如今他一人,

孤独又苦闷,

就象天上星,

一颗并不亮,

星多就发光。

好比一棵树,

虽然也美丽,

独木不成林。

只有大片林,

才呈葱绿色。”

三神仙之女,

齐声开口说;

“我们三个呀,

虽然是仙女,

住在天宫里,

过得也苦闷。

这样的好人,

就在天宫中,

也很难找到。

我们三仙女,

早就有心意,

和笃米成亲。”

天君愁举祖。

乐得笑哈哈。

立即命三郎,

趁十六月园,

在呗各凯戛,

当场行婚礼。

三位神仙女,

已和笃米俄,

结合成夫妻,

永远不分离。

 

自从这以后,

彝族的祖先,

“笃米俄”,

有了三个妻,

尼友咪比为大,

娄友咪多为次,

吞友武吐为小。

 

三位神仙女,

下凡成了亲。

在天宫之时,

尼友咪比呢,

已许配俄野匹许;

娄友咪多,

已许配莫野吐匹;

吞友武吐,

已许配武野阿勒,

三位神仙女,

下凡满一年。

地上的一年,

天上只一天。

三位老神仙,

过了一整天,

不见姑娘回,

就到处寻找。

天上没找到,

就找到人间。

三个神仙家,

带着许多兵,

来到了凡间,

到处在搜查,

查到笃米家,

向笃米问道:

“有三位仙女,

私自下凡尘,

你是否听说?

你是否看见?

笃米俄答道:

“三位神仙女,

私自下凡尘,

我没听说过,

我没看见过。”

天上三神仙,

命所有的兵,

到处去搜查。

一会儿功夫,

三位仙姑娘,

就被找到了。

三神仙吼道:

“你三位姑娘,

怎么私下凡,

到人间嫁人?

是谁做的媒?

是谁主的婚?

三位老神仙,

越说越气愤。

双方互斗打,

杀声振天响,

天昏地不明。

天君愁举祖,

听到了杀声,

感到很不安,

料定人世间,

出了大事情。

急忙清点兵,

由三郎率领,

来到人世间,

到笃米住处。

三位老神仙,

看见了三郎,

带着许多兵,

不知何原故,

连忙问三郎。

三郎开言道:

“我带众多兵

来到人世间,

为了笃米俄,

为三个仙姑。

你们三神仙,

私自下人世,

与凡人打杀,

这有何道理?

你们有啥话,

就得好好说。

三位神仙女,

是举祖作主,

下凡到人间,

与笃米成亲。

这件事情呀,

别怪三仙姑,

不别怪笃米,

也不怪举祖。

天下人世间,

因洪水泛滥,

人类全淹死,

只剩笃米俄。

为繁衍人类,

这有何不行!

这有何不该?!

经三郎一说,

三位老神仙,

收兵回天庭。

到了天上后,

还是心不服,

就来找举祖。

愁举祖开言:

“你们三神仙,

难道不知道,

天下人世间,

洪水泛滥时,

世间所有人,

全部被淹死,

独剩笃米吗?

为繁衍人类,

这三位姑娘,

是我作的主,

嫁给笃米俄。”

三位老神仙,

还是不甘心,

又戴上盔钾,

兵如撒菜籽,

鄂神带九队,

莫神带八队,

三兵帅领队。

愁举祖的兵,

由三郎率领。

天上鄂莫兵,

和举祖的兵,

混战在一起。

鼓角振天响,

杀气冲云端。

笃米俄他呀,

瞪着两只眼,

抬头望天空,

鄂之兵马强,

莫之兵器精。

天上鄂莫兵,

连成一条线,

如风卷乌云,

象雨点撒落。

天上昏沉沉,

地上黑茫茫。

天君愁举祖。

对怒娄仄说:

“我们天上人,

相互间打杀

日月不光明,

照这样下去,

天和地之间,

都会不顾利。

你去劝他们,

双方快退兵,

不要再打了,

不要在杀了。”

努娄仄领会,

急忙把旨传:

“你双方听着,

三位神仙女,

既然愿下凡,

愁举祖作主,

嫁给笃米俄,

有什么不好?

她们也自愿,

再打也不必。”

三神仙听了,

觉得也有理,

才把仗来停,

天上和人间,

这样平定了。

 

三位神仙女,

每人生对儿,

尼友眯比:

大儿“米雅苦”,

二儿“米雅克”。

娄友咪多:

大儿“米雅卧”,

二儿“米雅热”。

吞友武吐,

大儿“米克克”,

二儿“米慈慈”。

笃米其六子,

分布到各方。

米雅苦,

米雅克,

他们两兄弟,

是武乍支系。

六弟兄当中,

他俩是长子,

居楚吐以南。

米雅卧,

米雅热,

他们两兄弟,

是糯恒支系。

六弟兄当中,

他俩是次子,

居罗博山北。

米慈慈,

米克克,

他们两兄弟,

是毕默支系。

六弟兄当中,

他俩是幺子,

在中部繁衍。

他们六弟兄,

划区域居住,

各自去繁衍。

彝族的六祖,

就这样开始。

 

注:

①赖启哉,箐林名。

②阿媲俄所,传说中的送子仙娘。

收集整理时间:1987年10月

 

0
0
[作者:侯卓喽素 关键词:洪水泛滥,笃米,笃慕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710]
上一记录:乌撒史略
下一记录:没有下一条记录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265.6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