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荟萃首页>>彝人风采>>彝人风采>>彝家雄鹰翱翔在蓝天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彝家雄鹰翱翔在蓝天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7-8-16 23:26:34

    

秦在芝

老苏神鹰,读书相映,一天迷卜公门静。当尖兵照明灯,纸张放满写书劲。苦干埋头不吭声。深,知无尽,清,平易近。(山坡羊 ‘中吕’)

这一曲道出了一个英雄,一个名人,一个踏实做事的人能做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为政以德,譬如兆辰。”平时“学而则思”能把有限的生命用去追逐无涯的人民的事业,这样的人“齐人、齐家、齐国、齐类都是有益的;彝家雄鹰就是以此冲出了大山,翱翔于蓝天,去飞腾,去搏击,去争取胜利。

我以尊敬的心理去拜访了这位彝家之鹰——苏杰兵同志。

彝家的杰出之

苏杰兵,男,1959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彝族山寨,其家疾居在贫瘠的高山上,是四川省雷波县极穷之地。

杰兵同志在党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1979年参加工作,1984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毕业于四川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曾任雷波县工会主席,由于他酷爱文学追求,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聘为特约研究员》,《人民日报社(发现杂志社副理亊长)》,《联合国命名为中国民族传统文化大使》《中国工运》、《四川政协报》、《四川工人日报》、《民族经济报》和《攀西开发报》聘为“特邀通讯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人民日报《发现》杂志社特约副理事长,上海贝塔斯曼书友会会员,北京君子书友会会员,四川省工会代表、凉山州工会委员,统战理论学会、彝学会会员;雷波县人大、政协常委,武委会委员,公安局特邀监督员,综治委委员,彝学会副会长”,在这些光怀下,他不骄不躁,谦虚谨诚,任劳任怨地踏实工作,因此多次被评为省州县先进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和优秀通讯员等。

他的佳作曾发表在《团结报》、《民族经济》、《四川政协报》、《四川工人日报》、《攀西开发报》、《中国工运》、《凉山日报》及川滇黔桂论文集等报刊上。在学术研究上获得了全国特等奖,省优秀奖、州先进奖,雄鹰的品质闪耀着光芒,勤勤恳恳地劳动,终将开花结果。20109月经文化部推荐,被中国文化学会列为感动中国文化人物”候选人的唯一彝族学者,其业绩编入国家级大型画册、《中国跨世纪优秀人才智慧宝库》、《中国专家大辞典》、《世界优秀人才大典》、《中华优秀人物大典》、《国家名人档案》和《世界名人录》等36部典籍。

活跃在工会工作

苏杰兵同志调任雷波县总工会主席以来,他主持工作,以身作则,勤勤恳恳地工作,工会的同志们轮番休假组织上同意批准他,同志们关心他,动员他轮次休假,并表示工作都努力地干,他的回答是:休息无事,无趣味无聊,我不会休息时去猛干第三产业,找大钱,为肥己而拼搏。在正规的节假日休息时,他都是默默无闻地工作在办公室里,在冥思、苦想,探索这工会工作怎么干才好。有人认为是个冷衙门,无事可干,干起无作用,而他觉得要像雷锋一样,干一行爱一行,听党的话,跟党走,不是过说的,要落实在行动上,工作不分高低,工作要讲贡献,工作要你找来干,条条道路通北京,行行工作出状元,只要有付出就有收获,企于这种思想,他组织制定了一些工作制度,工作条例,奖惩办法。

工会环境以前是脏、乱、差,到处是纸屑、果皮、剩菜、剩饭,这一堆,那一堆,处处可见,公共卫生差,污水横流,绿化更不说了,工会无一颗像样的树,无一盆能开的花,一踏进工会门,臭气冲天,这那里是职工之家,职工休闲时怎么来活动。自然也就成了人们嫌弃之地。全总、省总、州总都批评雷波县总工会是个烂摊子。

苏杰兵同志发动大家建“职工之家”,改善环境,他带头大家搞环境卫生,搞绿化,美化工会环境,清理垃圾死角,在短时间内建设成文明的县总工会。

工作方面,建立完善的制度后。着重整顿机关思想,加强学习,联系实际,从我做起。加强纪律性,规定工作职责,上下班工作时间,上班时作公事,工作作风要务实,坚守岗位,尽心、尽职、敬业,做到为工作着想,为职工服务,团结职工,使机关成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集体。

雷波有的企业单位职工,因领导不力,不与时俱进,无改革创新精神,守旧思想严重,使单位成了一盘散沙,工作是拖、散、懒,致使企业不景气,有的连续四个月发不起工资,欠缴上级的工会经费,滩子垮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组织企业发动职工创业,加倍工作,竖立改变面貌的雄心壮志,于是有的企业职工的生活、福利,办公环境条件都有了改善。

他带领职工理顺了上下左右的工作关系,本单位活动开展起来了,丰富了职工及其家属的文化生活。使县总工会逐步成为职工群众信赖的“职工之家”,名列全州同行业之首,于1995年至今年均获县、州、省工作综合考核奖八个,机关保持着省级模范职工之家;州级卫生先进,县级文明单位、绿化达标和模范”职工之家“等光荣称号。

做人民利益需要的杰出尖兵

苏杰兵同志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也能很好的完成兼职工作,他当县政协常委时,给雷波县人民做了一些好事,至今也被传颂。

雷波与马边为地界问题闹纠纷,因其边界嫌涉到大片森林和各种贵重的生物。马边争霸了雷波边界,砍伐了雷波大量的木材,双方争执斗殴。告上四川省人民政府,上级调查,各说不一,无证据解决,一直拖了十六年的官司。苏杰兵去当地调查,走访了边界上住的老彝人,查了雷波有关历史资料,找了真实可靠的证据材料,選写了一篇有关马边、雷波边界问题的文章,省上以此为依据展开调查,其结果证实了杰兵同志的文章内容是属实的也是实事求是的。省上按有关政策恰当地予以解决。从此两县和睦相处。也促进了社会和谐。为两县以后的和谐交往作出了贡献。(本材料作为档案资料存档了)

雷波县城的南环路是进出雷波的形象窗口,随着溪洛渡电站的开发建设,雷波的建设也被带动起来,加之西部大开发,雷波发展也快。雷波是小凉山的中心,也是凉山州的东大门,交通四通八达,南通云南永善,西通首府西昌,东通省会成都及乐山、宜宾、重庆,人来人往增多,招商引资,开发矿山工业起步,于是县城的南环路交通拥挤、混乱,常出车祸;这些现象苏杰兵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觉得是个大问题,他思考着,决定下决心在政协常委这个闲职上向地方党政提出了提案,连续在每年的政协会写出了提案,大约搞了十二年之久。终于得到了县委、政府的采纳,于2008年开始了动工,通过一年半时间包括了移民、搬迁、征地、终于打通了西环路,缓减了南环路的交通拥挤现象。在西环路的东则建设了高楼,每座楼房下面设了门市,西面建设了简易花园,在街道的两侧人行道上进行了绿化,现已绿树成荫。成了雷波人民早晚的游乐园。一到晴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人们在休息台上打牌、闲谈、在平坝地方唱歌、跳舞,人们兴高采烈地畅游在路上,他们吹牛说还是共产党好,改革开放好,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人民政府为老百姓着想,修了条好路。

当人们幸福地走在这小康的路上,大车、小车飞驰在西环路上,可能还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苏杰兵同志为建设西环路起了一点螺丝钉的作用。

旅游建设的探索

传说雷波境内孔明迹象遗址有数十处,这是个彝汉团结的象征,是一份珍贵的旅游资源,苏杰兵同志觉得应该挖掘出来,于是他深入实地进行调查,访问。他正积极为雷波丰富的旅游资源如何变为旅游资本,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方式提出“在渓洛渡库区雷波境塑一尊张冲像:恢复县城周边塔塆塔与雷神洞:保护向天坟,僰人悬棺,土司衙门与三国南征遗迹” 等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并拟出了一条“三国文化旅游线路”。

他进入深山老林考察民间经常传说的“城墙岩“。他于2011517日随县旅游局和县广电局拍风景的探险队一行从中山坪往二坪子公路驶入城墙岩境,已是晚上7点过了,他们住在锅底坪搭棚入睡,其地势是四面环山似围墙无通讯信号,北面是大宝顶,二宝顶,燕子岩。次日他们吃点干粮就往竹林茂密的山林里,爬到了海拔2400米的山岗上,可以清楚地看见211.213林区和二坪子进入城墙岩的全景。真是奇峰兀立,山峦叠障,沟壑纵横,连绵不断,古木参天,郁郁葱葱,层林尽染。其境险也若比,如李白”蜀道难之描写的“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畏途岩不可攀”的无人敢闯的盲区。

他们和翁古丕坡一起钻山,还发现了二宝顶的半岩上有个洞,洞口上有个偏房,洞右侧有水有树,此地易守难攻,非常险恶,历代来、各种传说的神秘点就锁定在此。

杰兵同志为了追探城墙岩的奥秘,经常采访调查。比如调查到雷波南田钟俊华老师等8人,为期7天曾对城墙岩的神秘洞,双海洞,燕子洞进行了探险,发出三洞不远处有根石柱,围着石柱有大象、狗、驴、马的塑像。洞深不敢进去,洞下面200米处有一座瓷碗坟(传说孟获坟),能见斜对岩三付棺材。这8人探险时还遇一批人在此寻宝,他们中有日本、石家庄、上海等地共10多人,其中有当兵的手持枪,身上还有绸缎图,叫“三节兑图纸“,其中有个80多岁的日本老头,他不能走路,坐藤椅,是他们中“活字典”有事问他,这批人寻找了7天,无一收获而返。

据说他们寻的宝物,正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央博物馆,皇家殿书籍和金银玉文物,当时在南京浦口火车站装运,分三批向西与西北方向转移,在郑州时遇日军飞机追踪轰炸,迫使货物往西安,翻秦岭到四川娥眉山大佛寺存放。后来据说日军追踪盗走了三千多箱宝物,从峨眉山经峨边运往龙头山、城墙岩方向存放。

苏杰兵同志在调查中了解到当时驯录县在此一宝湾一带,从西宁211林场往城墙岩去的一路,还发现过寺庙,古墓数十座(部分已毁),古茶树,在西宁森工修林区公路时,曾挖出过瓷器(土碗土杯),找到过古钱币,钱币上刻有“乾隆通宝”,一位当地老乡张定荣捡到的银定上刻有“雅银”两个字。在蜀国出入蛮辖区的必经之路,东入驯州,石角营,柑子,黄腊溪,驯录,山棱岗,天喜,龙门,从峨边出境,这就是三国蜀南之道,此道孔明还修了石板路,至今尚存数十里。有捐款立碑遗迹尚存。

在文革期间,211林场职工蒋定录因派系斗争闯入过城墙岩神秘洞,也发现有怪墓几座(刻有碑文)还发现阴河,洞内有障气,进入使人失去知觉。驯录附近有黑桃坪,万石坪,岩老坪,银厂沟,一宝湾。在民改中,当地叛乱头人曾发现有“打开万石坪,世上无穷人”的石刻。

在调查中还听老年人说些神奇的故事,说孔明军在马湖全患瘟疫,久治不愈,一天晚上太白金星给孔明托梦,“要将战死的彝军造型祭墓,贵军方能可救”次日孔明派兵造四门石炮,塑泥俑万个,挖坟穴数十丈,并亲自设坛祭墓,瘟疫自然消失,患者全愈;这石炮在70年代前每当中午12时,准时响四声炮,当地民众称其为阴炮。

总之,他所调查的情况还多,就不一一例举了……

彝学研究的酷爱

由于苏杰兵同志热爱彝学工作,酷爱彝学研究,我有事去找他,几乎都遇见他搏案工作,要说彝学研究他最有发言权。他在2001922日,云南大关、凉山喜德、在雷波召开的川滇彝学研讨会上他作了发言,涉及雷波的发展,当前彝学研究工作的重点,热点和难点,焦点,谈了一些比较深刻的看法,与会者非常感动。

他在201110月接待了贵州威宁县彝学会苏介华一行来访,同年11月接待了凉山州彝学会副会长马巫各,大关县彝学会会长龙仕蛟一行人,相互探讨彝学,为彝学在西南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20113月彝学交流方面,苏杰兵、吴华清和马文忠等同志出席了在成都召开的中国彝学论坛会,他在会上作出发言,介绍了“马湖部历史,三国南征遗迹和神秘城墙岩”的情况。深受广大彝学专家的赞赏。这次论坛会解决了彝文字统一,彝语文术语标准化和“彝族通史”的口径达成了共识。

他在201012月参与了雷波彝学会赴云南大关、鲁甸、昭通考查龙云公馆、滋柴甫武,玛洛依曲遗址和新建的六祖广场;20113月与卢晓雄等5人应邀参加了中国巍山彝学论坛会,雷波提供了6篇论文,受到了大理州电视台和云南省电视台的专访。

20113月下旬与卢晓雄等同志一道去云南绥江南岸,屏山清凉寺,新市镇牌坊,中都“夷都”古遗迹进行了考查,得知了这些地方遗迹与马湖知府安家有联系,与马湖蛮王也有关。这些考查对深入研究孔明南征,古蜀国的兴衰与南夷和睦相处提供了依据。

苏杰兵同志在彝族文化遗产收集整理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他收集整理了以张冲为主线的凉山临时军政委员会图文展,以彝族婚俗与丧俗为主线的图文展,以毕摩“热布与扎布”为主线的图文展;正收集整理成册了《古夷人是中华史前文明民族》,《古今夷族常用毕摩预测与解密经实用手册》,《解读川滇马湖部彝族文化的变迁《彝学启蒙》,《世界榜上的中国》、《中国各教派的思想核心》、《彝族根源与历史探寻》、《彝族十二古经书》、《彝族起源与发展》、《古今中国彝族名人录》、《彝族传统古地(山水)名录》、《自古彝族战争史记》,《中国彝族古代神话传说与历史故事选集》,《彝族史诗·洪水记》,《涼山临时军政委员会在雷波》等作品和书籍。还研制了彝族“族旗”、“族徽”、“战旗”及“五彩迎宾旗”。以上的作品,书籍,碟片的出炉,将对西南研究彝学和彝语文的普及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由于他对民族传统文化方面挖掘抢救,整理保护传承交流,展示开放工作成绩显著,名扬中外。2015年被四川省社会组织评为先进个人(百名中仅有的彝族),2016年其专著《解读川滇马湖部彝族文化的变迁》被凉山州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研究成果二等奖,2017年被雷波县评为十佳社会科学工作者,5月被国际民族学与人类学联合会应邀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属下B类跨学科学会(IUAES论坛,这是雷波历史上首位进入世界舞台上宣传雷波

苏杰兵同志还亲自主编了《雷波彝学》刊物,每年两期,用彝汉两种文字出刊,发至省内外的彝学知名专家和学者,对宣传雷波,宣传彝学及彝族文化起了极大的作用。

杰兵同志不仅彝学功底雄厚,还通汉语文,经常与汉族爱好文学者研究古汉文学。其作品彝汉语文的都有。

他还善于收藏,我见他收藏了古币、古银、古刀(含日本指挥刀、中正剑、十三路军红军刀),古制家具,美国飞机坠落凉山的座垫等。

他爱好广泛,又熟电脑,能用电脑写文章、编辑,且运用自如。

我用这首诗来总结他:

“彝家雄鹰”

雄鹰搏击在蓝天,翱遇瀑风只等闲。

勤学苦研出业绩,连书道礼养真廉。

博涉百家多广义,通古涵今有余年。

聚理经书百上劲,与文役志是渊源。

0
0
[作者:秦在芝 关键词:彝家雄鹰翱翔在蓝天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34]
上一记录: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记录:用笔和镜头诠释人生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343.7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