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荟萃首页>>文学艺术>>文人文作>>熊正国和他的作品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熊正国和他的作品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7-8-16 23:24:04

    


徐本礼

 

熊正国生前曾担任过毕节地区文联副主席, 是中国作家协会贵州分会会员, 长期在民族地区工作, 参加过土改工作队, 搞过土改。担任过威宁区、乡的重要领导职务、科技局、农业局局长、威宁县人大副主任,草海管理处处长等职务。他的一生是辉煌壮丽的一生, 是既从政, 又从文, 二者功成名就, 是贡献的一生。他于2004426日在贵阳病逝,享年七十岁。

虽然熊正国离世已达十三年之久,只要提到他的名字,很多人,特别是彝族同胞和同龄爱好文学的其他族人,至今还是那么印象深刻。对他和他的作品好像就在眼前,还是那么熟悉, 那么记忆犹新。难免产生怀念之心, 敬佩之情, 也难免学习他为人的品格, 欣赏他作品的精湛艺术。

熊正国和我同生在贵州省赫章县娱乐村。不同的是他出生在龙井组,我出生在八箱组;他是彝族,我是汉族; 他是19343月出生,我是19374月出生,比我大三岁零一个月; 他在我的前面加入省作协, 我在他之后加入省作协。他家和我家相隔只是一个山包。若想相见,只需十五分钟就可互走到家。

小时的熊正国,彝姓阿底,汉姓罗,名叫罗祥光。幼年时期,他体弱多病,父母无奈,不得不找当时的彝族“学者”兼“鬼师”——“布慕”卜算。算后,“布慕”要父母为他改名换姓。说只有改过姓名,才能保住性命。父母听信,只好将他拜寄给当时名为茶园乡二层岩一位姓熊的苗族老人为“干儿子”,苗族干爹把他“罗祥光”的原名改名为“熊正国”。

年幼时的熊正国,和乡村的平民百姓一样,过着贫穷的生活,他小学毕业后,因家庭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条件,决定他与提高文化无缘。但他父辈的亲朋好友, 特别是他的“老干爹”和“老干妈”,见他天资聪明,勤奋好学,一心要把他培养成材,一方面把自己节衣缩食节约下来的,又给亲朋好友集议凑来的几十块银洋送到他家里,一心抚育他上初中。谁知“命中只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正当他满怀兴致带着集聚多少家人的汗水和深情厚意凑拢的所有银圆,在过城外的河水时,便被无情的洪水洗刷一空,还差点送了性命。

亲友和“老干爹”、“老干妈”再也找不到分文,只好认命,摇头叹息,让他辍学在家务农,干农活。他也只好心安理得地耕田种地,无声无息地像所有的贫苦人一样,毫无怨尤地以农作为终身之业,根本想不到,更不敢想,后来还会成为副县级干部,会成为全国,甚至是世界的知名作家。

俗话说,“人要走了运,吃屎都会吃出盐豆来”。又说“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 皆因熊正国时来运转,有缘碰上乐于助穷的好人。

195010月的一天,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山剿匪,不识路径,要找向导,碰上仅有17岁的熊正国,他听说解放军是进山剿匪,就自告奋勇,不怕风险,勇敢担当,给解放军带路、当向导。解放军顺利取胜, 立即把他推荐给政府,赞赏他的胆识,当地政府正是用人之际,虽然他的文化低,却聪明能干,智勇双全,立即接收他参加革命工作,加入土改工作队,到边远的民族地区威宁县搞土改工作。

参加革命工作后, 由于新的环境和新的生活给熊正国创造了有利条件,给他带来提高文化水平的大好机会。解放初期,他工作积极主动,认真负责,又能吃苦耐劳,仅管文化水平低,在那缺少人才的时期,党政部门把他作为少数民族干部的重点培养对象,先后送他到地方干部学校、贵州民族学院和中央团校学习深造。

在学习深造的这段时间, 熊正国不失良机,刻苦钻研,在完成学校所学的课程外,大量地阅读《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茶花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等中、外文学作品,产生创作欲望,开始走进文学殿堂的创作之门。

通过几年的努力奋进,到1957年,熊正国开始在省作协的文学期刊《山花》发表小说《一夜》,成为他的处女作。

这篇处女作发表之后, 原在无数个深更半夜、在彝家的火塘边,聆听民间艺人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故事的熊正国更加充满自信,更加激情满怀,更加充分利用一切业余时间,争分抢秒地搞创作。加上得到当时在省作协当编辑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著名作家、既与熊正国同族,又是老乡的苏晓星的关心、勉励和帮助,便很顺利地接连发表小说《铁》、《高炉边的彝家》、《雪山湖泊的夜曲》、《双龙湖畔的声音》等,生动形象地反映出当时黔西北彝族人民的精彩生活和艰苦斗争,顿时在文艺界引起强烈的反响和轰动。

上世纪五十年代能出熊正国这样一个少数民族作家,又是在边远少数民族聚居的威宁,理所当然是一个响当当的、了不起的、难能可贵的人物,是值得赞赏、可歌可贺的。

我和熊正国分别参加革命工作后,他在威宁,我在赫章,除在报刊看到各自的作品外,由于从事的工作不同,很少有接触交谈的机会。还是1987716日这一天,因工出差到威宁,我才有幸和他在威宁科技局相见,我乘机拜访,他爽快地把他在《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小镇风情》,共收集八篇小说的集子,签上“本礼文友存念”署上他的名字,加上年、月、日之后,赠送于我。

回到单位后,我把《小镇风情》这本集子从头到尾,当作教科书学习,逐字逐句地通读一遍。其中《高炉边的彝家》、《迟到的春天》、《小哥弟闹春》等是我重点阅读的精品。

《高炉边的彝家》是 1958年熊正国发表在《山花》的成名之作。就是这篇作品被当年的《人民文学》转载,受到文学巨匠茅盾同志的重点赞扬,被选入当年的中学语文课本,被十三个国家翻译出版发行,在全国文坛又一次引起轰动。对这篇小说, 苏晓星在“序”中是这样评价的:

《高炉边的彝家》实际上很能代表熊正国文学创作的思想境界和艺术特色。作者巧妙地选取了奴隶当上工人这样一个珍贵的生活素材,概括而又形象地表现了建国初期彝族人民社会和政治地位的提高以及生活光景蒸蒸日上的变化,同时,也概括而形象地表现了贫穷落后的彝区在新时代新发生的巨变,因而在人们心中激起了深刻的回响。

对于《高炉边的彝家》,苏晓星同志已作概括和评价,我不在赘述。只为寻求熊正国小说为什么这样受名家的好评、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和欢迎的答案, 我把《小镇风情》一书中几篇小说的读后认识在这里写出来, 也算是一点补充,作为“抛砖引玉”的一个实际行动吧!

众位周识:中国文学是对中国社会生活的发现、总结、提炼,甚至是以审美的方式开创新生活。如果缺乏创新精神,作家是很难契合这个时代特质的。《高炉边的彝家》,产生的历史背景是1958年。这年是人民公社化, 是大跃进、是大炼钢铁,是风起云涌的特殊环境,特殊年代。一切的一切,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人新事,要用文学形式表现出来,当然不是容易的一件事!可是熊正国却一马当先, 首当其冲,大胆地表现出来了!

朝阳穿过树荫,照进洁净的堂屋。赵长生大妈拖着那只跛了的腿坐在机床上,一弯一拐地在织麻布。阳光照在她那欢乐的脸上,似乎少了许多皱纹。大概是高兴极了,轻轻地唱着彝家们在大跃进中编的山歌:

风吹花开好时光

农业社员生产忙

郎呼妹应比先进

争取亩产万斤粮

这是《高炉边的彝家》开篇的一段。就是这一段,既描写了景, 又刻画了人物, 还交待了时代的背景, 唱出了山歌的内容。

就这一段的文字, 给读者留下悬念, 少不了要追溯赵长生大妈为什么跛了还织麻布?为什么欢乐?为什么唱大跃进的山歌等等, 每一个字, 每一句话, 都是紧紧相连, 环环相扣, 像吸铁石那样, 紧紧地把读者吸引, 令人不得不继续往下看。

万事开头难,文章也是这样,开了头之后,作家抓住“细节决定成败”的十九个细节,用娓娓动听的故事, 一言一行的叙述和描绘把东生这个奴隶的形象写得活灵活现, 栩栩如生。

东生这个奴隶的形象成功地树立起来之后, 作家笔锋一转, 通过五个细节, 生动地让东生在铁厂的举止行为: 东生带领十七名工人到厂办公室、东生当选冶炼队长、小高炉出铁水、勇于担当,敢于创新等,既成功地塑造了英雄人物的形象,又烘托了工厂的热闹气氛和人们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紧接着,作家通过“第三章”一直到“第六章”的敍述、描写、刻画人物性格等都紧紧围绕《高炉边的彝家》这个主题进行泼洒笔墨,布局合理、结构完整,故事曲折、情趣盎然、生动活泼、语言精练……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诗意,每个章节都像一幅幅美妙传奇、色彩绚丽的风情画巻,既引人入胜,又令人回味,在不知不觉中读完,总嫌时间太快,文章太短,歇下思索,就像在伏天喝一杯浓浓的凉茶一样心旷神怡,舒坦安然。

《高炉边的彝家》正像人们常说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一样,当然不是十全十美。这正如苏晓星指出的:

由于受到时代的束缚,作者在讴歌本民族人民的新生活和新人物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宣扬了当时某些政策上的失误和由此而引起的错误思潮,使作品的历史价值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本来,《高炉边的彝家》曾在我省当代文学史上产生过一定影响的好作品, 是作家创作旅程中的一个不可磨灭的足迹, 是值得肯定的。但就因这篇作品导致熊正国遭受了接二连三的灾祸。

一九五九年反右倾机会主义,熊正国像其他一些受害的领导同志一样,被强加莫须有的罪名,成为“右倾机会主义”的一员。接着便是每况愈下:“四清”运动是清查对象; 文化大革命中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走资派”; 是“汪小川黑线人物”等等。

这时的熊正国虽然受到突如其来的批斗,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暗暗热爱着生活和创作。在当时无法提笔的情况下,他只好耐心地等待有朝一日,重操旧业。

粉碎“四人帮”,党的三中全会召开以后,熊正国振奋精神, 激情满怀,勤奋笔耕,采用“文质兼胜”,既以文采引人注目,又“以文传意”,表达深邃思想内涵的,将不能提笔时孕育心底的素材、加以创作、整理、修改。

并在《贵阳晚报》等省级报刊分别发表。短篇儿童小说《小哥俩闹春》、《小镇风情》和《病中吟》等短篇小说。其中《小哥俩闹春》荣获贵州省首届民族文学创作奖,同年又荣获全国首届民族文学创作奖。

只因熊正国的小说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引起关心文学事业的领导以及媒体的关注, 《贵州日报》曾在显要位置,专题报道了他的业余文学生涯及成长道路,并对他的文学创作成就加以肯定和赞美。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能从威宁这样偏远的少数民族山区,走出这样一位民族作家,实在值得骄傲和自豪。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黔西北的文学在赫章涌现的,以苏晓星、熊正国、陈学书为代表的三个作家,创作精神和作品的影响,让当时威宁、赫章两县的作家群,都有不同程度的得到激励,受到鼓舞、鞭策和教益。

这对于发展繁荣威宁、赫章两县的文学艺术,促使年轻作家的不断涌现,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意义深远,影响极大。

细读熊正国的小说,无论是哪一篇, 都颇具:“谋篇布局的精巧构思,乡土气息的浓烈,生动活泼的语言,巧妙传奇的故事,民族风俗的画巻,生活情趣的引人”等特色。难怪读者深爱不厌,他真不愧为繁荣和发展贵州民族文学,和贡献的民族作家,是值得后来者认真学习的榜样。

我们后来者认真学习熊正国的什么呢?概括起来说,幼年时学习他爱憎分明、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学习他自学奋进,提高文化水平,干好党和人民交给的工作;学习他抓住良好机会不放,在做好工作的同时,争分抢秒多读书、读好书、打好写作基础;学习他在逆境中顽强抗争,执着敬业;学习他严谨创作,多出精品……       

熊正国的问世作品不多,但很精。这是因为他把创新当成文艺的生命,创作态度严肃认真,一丝不拘,虽然发表小说的数量不多,读后便难以忘却。当你读《迟到的春天》,还是《小镇风情》等小说时,就会感到他是社会之中最富创造力的人。《迟到的春天》中小秘书“毕毕”活泼可爱,精灵聪敏的生动形象,美妙至极;“啊底哥哥”痴情等待春天的种种遭遇,令人同情感叹和佩服;“阿西春春”重返家乡当局长,迎来春天,有情人终成眷属,谁能不为他们“天从人愿”,达到追求目标,满足心愿的结局而兴奋呢?

《小哥弟闹春》通过描述双胞胎“小蛮子”和“小果果”为父母杀鸡过大年,因人小没做成菜而闹春的故事,引出妈妈巧妙地夸赞“彝家人一代比一代聪明”;引出爸爸歌颂“党的政策对路”,因而有“人欢马叫彝家春”的繁荣景象。

无论读熊正国的哪篇作品,都会被“在意想之外”所吸引,而“在情理之中”所醒悟,虽然文章不长,却不缺少波滥壮阔、起伏跌宕、情趣盎然、故事曲折等精彩章节和片断。可见熊正国在创作时没有少费心血。总是绞尽脑汁,处处为读者负责,哪怕是只言片语,也毫不欺骗读者。

熊正国作品中的人物,不管在实际生活中存不存在,但在作品中都是活的。不管他是真实描绘,还是“神圣撒谎”的“无中生有”,只要今天再次翻阅小说,这些人物仍是活蹦乱跳地活在我们的精神世界之中,并伴随我们的喜怒哀乐。将我们的作品与其相比,距离很远,有的甚至是天壤之别。当然像威宁曹永这样拔萃出群的优秀青年作家,另当别论。像我与他同龄的人来说,仍要拜他和他的作品为师。

岁月的流逝,并未冲淡熊正国作品的价值。在进行历史的回顾时,结合那时的实际,我们可以比以往更全面、更深刻地认识到他作品的重要意义和在那时所起的作用。 

熊正国和我们当代中国作家来说 ,创新是文化性格之中的明显特征。当代中国,特别是在“共筑中国梦,同步奔小康”发生巨大转型的新时代,社会阶层处于深刻的调整之中,改革开放波及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人民大众被充分调动起来,真可谓是风起云涌,千军万马投入战斗;英雄的炎黄子孙,奋进不停的华夏儿女,在习总书记和新一代党中央的关怀下,为我们创造了和具备多方面的优越条件,全国人民手拉手,心连心地创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间奇迹;神州大地欣欣向荣,祖国面貌日新月异,各种新生事物层出不穷。

我们这一代人的幸福,前人无法可比, 我们现在能办到的事, 在那时他们想都不敢想。在这样好的环境下,让我们在学习熊正国作品中更好地发扬刻苦精神,加倍努力。 在手中并没有现成蓝图的情况下,把我们更多的智慧、更多的激情,更多的自信,用去发现、去开拓、去参与、去开创自己的美好生活,忠实执行党的文艺方针和文艺政策,创作出更多、更好、更美的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佳作。

                      (作者系贵州省赫章县委宣传部退休干部)

0
0
[作者:徐本礼 关键词:熊正国和他的作品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34]
上一记录: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记录:解读彝族“乌撒奇女”安履贞及其诗歌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218.7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