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荟萃首页>>风情习俗>>风情习俗>>彝族传统婚嫁礼俗写实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彝族传统婚嫁礼俗写实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7-8-16 23:11:43

    


王应忠

 

题记:姑娘要出嫁了。明天,将离别故乡,告别父母亲人,妈妈的女儿,成为了婆婆的媳妇,丈夫的新娘。

这一去云山邈邈,前路漫漫,人生漫漫。

这一天,寨上的人们为此而忙碌着。从黄昏到次日黎明,通宵达旦,女人们要为姑娘演绎一出人生悲喜乐章,为众亲戚寨邻奉献一场歌舞盛宴。

这部乐章的上部为《初初候》,下部称《阿卖恳》。

黄昏,山显黛色,山岚犹如白丝带萦绕山腰,山脚,坐落着一个数十户的彝寨,寨内,炊烟袅袅,人声嘈闹。牛羊归圈,鸡犬噪吠。一户人家门口,晒坝用篱笆围上,留一篱门。靠篱笆处设一火塘,边上摆一桌子桌上置放酒杯茶壶。火塘周围的木凳上坐有十余名长者,在闲聊,在传着酒瓶喝“转转酒”。此处彝语称“濯嘎”,是彝家人婚丧大事的司礼台和迎宾处。边上的老人称“濯嘎摩”,在此坐阵,象征威荣。此日,这户人家嫁姑娘;此时,“濯嘎摩”和“补吐”(总管)在此迎接前来吃酒的宾客,等候来接亲的“喜初”。

在进寨路口,姑娘们或手持荆条,或端着盆水站立在路两旁,在沟坎边、篱笆脚、树丛中,人影晃动,姑娘小伙们藏伏着,他们在“迎候”“喜初”,当“喜初”一出现,便掍捧伺候,泥块和水俱下,向“喜初”袭来。“喜初”只有躲避,不能还手。彝语称此为“喜初读”,即打接亲队,乃古之“打亲”遗风续存。

当然,“喜初”们不会走寨门正道讨“打”,他们会化整为零,其中几人趁夜色朦胧,前来吃酒客人风涌而至之时,潜入寨内,混进吃酒人群进入“濯嘎”,把敬“濯嘎摩”的酒,燕麦炒面和猪头肉挂于“濯嘎”上方,由此得到“濯嘎摩”的应准,尔后,所有“喜初”齐上“濯嘎”,“补吐”宣布“喜初”已到,人们恍然。此时闺房内传来姑娘的恸哭声,甚为凄切、忧伤、痛楚,久久,在年长妇女们的劝解下,才渐渐停下。此为“哭嫁”。彝族以传统婚姻为包办婚姻,青年男女无自主权,有的夫妻婚前连面都未见过。“喜初”到了,姑娘将离别故乡,告别爹娘,踏上新的人生路,到一个新的地方和一个陌生的人共度一生,此一去前景如何,不得而知。而对于陪伴的姑娘来说,这就是她们的明天。为亲情,为命运,他们相拥而哭。

“哭嫁”之后,姑娘们随即振作起来,投入“初初候”中,与“喜初”进行智慧“搏杀”。

 

 

一、初初候

 

“初初候”,即喜初,接亲队;“候”,引,盘问之意。“初初候”,即姑娘与接亲队的礼仪对歌。从“濯嘎”下来,“喜初”还要过多过关卡,每道关卡姑娘们用歌盘问,“喜初”用歌对答,方能通过。这些关卡依次为序歌·敬酒——玛诺(问杜鹃)——濯阁朴(开篱门)——濯嘎阁朴(开司礼台门)——阔札透(出示礼物)——祼抖打(上石阶)——禄阁朴【开寨门(主家大门)】——可则约则勺(寻盏碗根源)等。对应双方都使出浑身解数,晒出所有艺术细胞。姑娘们对“喜初”的发泄,此刻化为歌来嘻戏打趣,因而有些盘问尖刻刁钻。而“喜初”们在此场合,既要每问必应,又要以温和尊敬的口吻,有云淡风清般的飘逸。当然,毕竟是喜事盘歌,虽然是比拼,其歌词还是以清丽明快为主,显现智慧和艺术,配以黔西北彝族特有的婉转悠扬的曲调,《初初候》犹如习习山风,裹挟着浓浓的草木花香的泥土气息,原汁原味,怡情养人。

序歌·敬酒

问:    

敬酒啊敬酒,                              

向初目阿尼汝敬酒                

初目阿尼汝,                              

今天你来时,                              

去哪里牵马?                              

去何处寻鞍?                              

在家吃饭吗,                              

从家出发时,                              

从堂屋经过,                              

什么房之福?                              

谁在堂中坐?                              

堂前要叩头,                              

叩了得什么?                              

 

答:    

敬酒啊敬酒,                              

向阿雨买敬酒                        

初目我一行,                              

今天我来时,                              

圈中牵骏马,                              

屋里寻得鞍。                              

清早吃完饭,                              

在家出发时,                              

先从堂屋过,                              

老人房福禄,                              

长者堂中坐,                              

堂前去叩头,                              

叩头赐予福。

……                                              

注:①表兄弟。②表姐妹            

 

问:    

今天你来时,                              

要经大小路,                              

路上有路神。                              

你经过路时,                              

送给什么礼?                              

何物谢路神?                              

接亲一行人,                              

是怎样过来?                              

 

 

答:    

今天我来时,                              

要过大小路,                              

路上有路神。                              

我过大路时,                              

身带有买酒,                              

将酒谢路神,                              

路神饮买酒,                              

高兴让路行。                              

                                                      

问:    

敬酒啊敬酒,                              

给“喜初”敬酒,                            

初目阿尼汝,                              

今天你来时,                              

你妻给袋吗?                              

如给你口袋,                              

你在喝酒时,                              

你在吃肉时,                              

干的往里装,                              

稀的往里倒,                              

带回家之后,                              

两人争着吃,                              

你妻吃不饱,                              

打你遍地跑,                              

开口现白牙,                              

害羞呀害羞。                              

 

答:    

敬酒啊敬酒,                              

向“雨买”敬酒。                            

喜鹊过溪水,                              

露头不露尾。                              

茅草长岩上,                              

敬“雨买”头发;                            

黑夜萤火虫,                              

敬“雨买”眼睛;                            

冬日叶枯黄,                              

敬“雨买”耳朵;                            

筷筒倒挂墙,                              

敬“雨买”鼻子;                            

土块横开裂,                              

敬“雨买”嘴巴;                            

耙地用钉耙,                              

敬“雨买”双手;                            

鸭走路拍地,                              

敬“雨买”双脚。                            

                                                      

敬酒啊敬酒,                              

给“雨买”敬酒。                            

敬酒你开心,                              

敬酒你愉悦,                              

快快让开路,                              

我要唱酒歌,                              

我忙示礼物。                              

 

玛诺(问杜鹃)

问:

昨天你来时,

出门鞴鞍鞯,

骏马九十九。

君长务大政,

臣子事繁忙。

是自己鞴马,

还是别人鞴?

答:

我来的时候,

须鞴马鞍鞯,

骏马九十九。

君长务大政,

臣子事繁忙。

是自己鞴马,

非别人代劳。

 

问:

今天你来时,

你阿爸嘱你,

嘱咐你什么?

你阿妈嘱你,

叮嘱你什么?

你阿哥托你,

托付你什么?

 

答:

今天我来时,

阿爸嘱咐我,

带凤冠霞披。

阿妈叮嘱我,

带成套绸服。

阿哥托付我,

带裹腿袜子,

接阿嫂回家。

……

 

问:

今天你来时,

经杜鹃山吗?

路旁长杜鹃,

枝横栏路上。

满山杜鹃花,

刺不刺你眼?

你采摘了吗?

 

答:

今天我来时,

路过杜鹃山,

杜鹃长路旁,

枝横栏路上。

满山杜鹃红,

鲜艳而耀眼,

伸手摘撷来,

送给“阿雨买”。

 

问:

接亲阿尼汝,

我来问问你,

杜鹃花美艳,

你采杜鹃花。

我们的阿姐,

不如杜鹃美,

你们接不接?

 

答:

我的“雨买”们,

切莫这样说,

你们的阿姐,

胜过杜鹃美。

银砖铺大道,

金线塔彩桥,

接阿嫂回家。

 

濯阁朴(开篱门)

玛诺毕,双方移到原先搭好的银门、金门、铜门(濯阁)前,姑娘们抢前挡住篱门,“喜初”站在另一边。继续对歌。

问:

北方银篱门,

是谁人打开,

由谁来通过?

南方金篱门,

是谁来打开,

由谁来通过?

中部铜篱门,

是谁人打开,

由谁来通过?

答:

北方银篱门,

是太阳打开,

由月亮通过。

南方金篱门,

是君长打开,

由良臣通过。

中部铜篱门

是“补吐”打开,

由“喜初”通过。

 

濯嘎阁朴(开司礼台门)

濯嘎,象征威荣、庄肃。开“濯嘎”门进去行礼数,是嫁女礼仪中必须的一个礼仪。在此,“喜初”的礼数将得到权威的评判。

当“喜初”向“濯嘎”走去时,姑娘们已抢先一步来到“濯嘎”门前,拦住“喜初”进行盘歌:

问:

今天你来时,

是否过篱门,

篱门显声威,

指的是什么?

 

今天你来时,

狗儿汪汪叫,

篱门吱吱开,

首批过路的,

你是明君吗?

你若是明君,

身带号令吗?

若身带号令,

君位在哪里?

 

答:

今天我来时,

经过大篱门,

篱门显声威,

指的是马蹄。

 

今天我来时,

篱门吱吱开,

狗儿汪汪叫,

首批过路者,

我不是明君。

倘若是明君,

也来发号令。

如若发号令,

君位在堂上。

 

如此“二批”、“三批”地问,是否“良臣”“贤师”及其所在相应位置,“喜初”如前对答,指出臣位在左,师位在右。

姑娘们继续盘问,“喜初”应答:

问:

最后过路的,

你是“喜初”吗?

你若是“喜初”,

你带“体禄”吗?

你若带“体禄”,

“喜初”坐哪里

答:

回答“雨买”们,

我就是“喜初”,

既然是“喜初”,

必定带“体禄”,

带“体禄”之人,

“喜初”立下方!

注:体禄,“喜初”所带的礼包,用一块方形布料包裹着礼品搭在肩上。

濯嘎朴(开司礼台之门)

问:

今天你来时,

所备接亲马,

用什么喂它?

到“濯嘎”台前,

带什么礼物?

用何开“濯嘎”?

 

答:

今天我来时,

用五谷喂马。

“濯嘎”十二道

“濯嘎摩”在上,

带两角美酒,

敬献“濯嘎摩”。

酒角开“濯嘎”,

若不是酒角,

开不进“濯嘎”。

 

阔札透(出示礼物)

上“濯嘎”,“喜初”即上前向“濯嘎摩”行敬酒礼:平举酒杯,进三步退三步,双手边舞边唱道:

“喜初”我一行,

来到了“濯嘎”,

“濯嘎”十二台,

“喜初”九十九,

带两角美酒,

拜见“濯嘎摩”

敬献“濯嘎摩”。

晃眼到明天,

即吉日良辰,

阿妈的女儿,

做婆家新娘,

来意是这样。

“濯嘎摩”们接酒杯一饮而尽,旁边的歌师们唱道:

圆圆天圆圆,

天上月圆圆。

若不是月亮,

星星无依托;

若没有星星,

月亮失烘捧。

 

圆圆地圆圆,

晒坝场圆圆,

若不是晒坝,

收不拢粮食;

若没有粮食,

晒坝失空空。

 

圆圆人圆圆

老年人圆圆。

若无老年人,

年青人无序;

若无年青人,

老人无寄托。

“喜初”们接着唱道:

青年学老人,

讲来也是礼,

年轻人言辞,

不知对与否,

屋檐淌的水,

也只淹脚背。

蚊子落杯口,

有来图酒喝,

贪肉吃之嫌,

多谢“濯嘎摩”。

接着再次献酒,而后出示礼物:

“喜初”我一行,

带两角美酒,

双手奉献上,

敬请“濯嘎摩”,

来清点礼物!

 

首先所献的,

是三坛买酒,

一为君的酒,

一为臣的酒,

一为师的酒。

 

其次所献的,

也是一坛酒,

置放舞场边,

是为歌舞酒。

 

再次献上的,

是凤冠头饰,

是串珠头帕,

是霞年坎肩,

是镯子戒指,

是披风长裙,

是鞋和袜子。

 

最后所献的,

是酬谢礼金,

礼物点交毕,

谢谢濯嘎摩!

 

其间,姑娘们围住“喜初”,抢夺礼品,欲造成喜初交不全礼品的尴尬场面戏耍取乐,因而此时常出现哄抢戏闹之场景。

 

倮抖打(上石阶)

清点礼物毕,“补吐”安排“喜初”住宿。待所有客人吃完晚饭后,再派人请“喜初”吃晚饭。当“喜初”到主家门口准备上石阶时,迎来姑娘们的围拦,“初初候”继续。

问:                                           

今天你到来                                  

以“喜初”身份,                            

出现在此地,                              

首先问“喜初”,                             

九级石步阶                                  

纹路如猪牙                                  

它可形象吗?                        

                                                 

答:                                           

今天我到来,                              

以“喜初”身份,                            

出现在此地,                              

九级石步阶,                              

纹路如猪牙,                              

栩栩如生呀!                              

如上“六步”、“三步”地问答。

 

陆阁朴

过石阶到大门前,继续对歌:

问:

首先问“喜初”,

树种何处来?

树苗长哪里?

植树者是谁?

伐木者是谁?

锯木者是谁?

答:

我的“雨买”们,

请洗耳听好,

树种来北方,

树苗长地上,

前辈人载树,

后辈人伐木,

够阿娄锯木②,

葛阿德削木③,

运到家里来。

注①:陆阁,寨门。此处指主家大门。

注:②③传说中的彝族工匠始祖。

问:

今天你来时,

九十九寨门,

挂九把银锁,

六十六寨门,

挂六把金锁;

三十三寨门,

挂三根铜锁。

你如何打开?

答:

今天我来时,

九十九寨门,

六十六寨门,

三十三寨门,

层层挂有锁,

来到寨门前,

左手拿钥匙,

右手打开锁,

开锁即通过

进屋,“喜初”上饭桌,姑娘们围在四周。还是盘歌:

 

可则约则勺(取碗勺根源)

问:                                                      

在啥靡卧甸,                              

有一林茂竹,                              

是谁人栽种?                              

谁人砍伐竹?                              

谁人削出竹?                              

谁人来出售?                              

谁人买来筷?                              

                                                              

答:                                                      

在啥靡卧甸,                              

是罗纪大哥,                              

把竹子栽培。                              

是罗纪二哥,                              

把竹子砍伐。                              

是罗纪幺哥,                              

削出的筷子。                              

是君长大哥,                              

买来的筷子,                              

置放在家中。                              

                                                              

问:                                                      

在点苍山麓,                              

取一处白泥,                              

用来烧制碗,                              

舀泥的是谁?                              

烧窑的是谁?                              

买碗的是谁?                              

                                                      

答:                                                      

在点苍山麓,                              

德布用白泥,                              

烧了一窑碗,                              

他自己舀泥,                              

他自己烧碗,                              

由商贩出售,                              

为君长购得,                              

存放在家中。                              

                                                      

问:                                                      

在洪鲁山上,                              

无木不生长,                              

有棵杜鹃树,                              

无意间开花,                              

花开红艳艳,                              

是谁人砍伐?                              

谁人来凿勺?                              

谁人把勺买?                              

                                                              

答:                                                      

洪鲁山顶上,                              

有棵杜鹃树,                              

被砍来凿勺,                              

伐木凿勺人,                              

是百姓大哥。                              

制勺卖勺人,                              

是百姓二哥,                              

买勺用勺人,                              

说是幺君长。                              

                                                              

问:                                                      

喂猪养猪的,                              

是些什么人?                              

捉猪宰猪的,                              

是些什么人?                              

切肉煮肉的,                              

是些什么人?                              

                                                      

答:                                                      

喂猪养猪的,                              

是放牧的人。                              

捉猪宰猪的,                              

是来帮忙人。                              

切肉煮肉的,                              

是做厨的人。                    

                                              

问:                                       

向你们“喜初”,                             

又一番请教,                              

九十九张桌,                              

六十六金杯,                              

三十三双筷,                              

是谁人来摆?                              

是谁人来放?                    

                                              

答:                                       

九十九张桌,                              

由“补吐”安放。                            

六十六金杯,                              

司酒人摆放。                              

三十三双筷,                              

帮忙人摆放。                    

……                         

姑娘们边唱边行“抢筷子”礼,“喜初”边应歌边对付。不管“喜初”能否对上,唱得如何,姑娘们都拥上抢夺“喜初”手中的筷子。“喜初”们躲闪护着筷子不让抢去,如被抢去,就准备好把放在衣袋里的筷子拿出,向姑娘们炫示继续吃饭,姑娘们继续抢。有的“喜初”筷子被抢去后,干脆来个“手抓饭”,一幅猛吃憨相。姑娘们还在“喜初”的碗里放盐、辣椒,然后用饭盖上,“喜初“们吃上后,有的连连呼叫,有的故作吃美味状。有的姑娘们又一阵强行猛添饭加肉,吃的小伙们打哽鼓眼,引来一阵欢笑。晚饭结束,“初初候”落幕。

在“初初候”中,我们看到姑娘们的洒脱,聪颖,甚而是任性刁蛮,与平时温文内敛的性格截然不同。这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传统的彝族社会是男权社会,婚姻的禁条较多,青年人没有自主权,婚姻的幸福很大程度上是靠运气,在这个夜晚,在她们人生转折的重要关口,姑娘们任性一点,撒撒气发泄是不难理解的。

 

 

阿卖恳

 

阿卖、姑娘;恳,有多重意思,在此为歌舞之意。阿卖恳,即嫁女之夜为姑娘举办的歌舞。

晚饭结束,嘻戏结束,喧闹结束。在《克武曲姐》的仪式中,《阿卖恳》拉开序幕。

克武曲姐,也称“克武克佐”。克,愿意为线,引为生命线之意;武,进入之意,曲姐,出嫁歌舞,即在姑娘出嫁之夜,生命线转折、延展之时,以饯行的形式,敬命运之神予以佑护,引进歌舞场,进行《阿卖恳》。

《克武曲姐》仪式梗概:

堂屋。接近神龛之处置一张桌,桌上摆放供物,以示对命运诸神的祭献,以祈佑护。女歌师(一般为嫁女的祖母辈)端坐上方,姑妈们坐一端,婶嫂们坐另一端,出嫁女和陪伴姑娘坐下方。气氛庄肃而压抑。女歌师将舞帕搭上左肩开曲,姑妈和婶嫂们和上:

今年年景好,

是个丰收年。

本月气候好,

五谷已成熟。

用镰刀收割,

用绳子捆好,

用力背回家,

顺风来杨糠,

用簸箕来簸,

金筛子来筛,

放银碓中舂。

 

一日去柴山,

拾各种柴禾,

合做一背装。

一日去竹林,

拾竹枝竹杆,

合捆成一捆。

又去阿着地,

拾三十柴禾,

放入火中烧,

做一顿晚餐,

用铁锅炒菜,

用甑子蒸饭,

用金勺来舀,

奠敬天上神,

奠敬土地神,

奠敬五谷神,

奠列神列宗。

别人享用时,

不知个中味;

自己受用时,

味觉胜珍肴。

 

变调。曲调变为伤心调,对唱:

斧头劈柴块,

阿爸备的饭,

言表达父爱,

却并非如此。

女儿呀莫吃,

快把饭收了!

 

答:

斧头劈柴块,

阿爸备的饭,

确为表父爱,

充满慈父情,

快吃呀女儿,

别把饭收去,

快快用晚餐!

 

换唱:

白白的大米,

粒粒晶莹透,

阿妈备的饭,

阿妈的本意,

为表慈母情,

却是分别饭。

女儿不能吃,

快把饭收了!

 

答:

白白的大米,

粒粒晶莹透,

阿妈备好饭,

阿妈的心愿,

为表慈母情,

充满怜和爱,

快吃呀女儿,

别把饭收去!

 

换唱:

松下的蘑菇,

煮熬成的汤。

阿哥备的饭,

阿哥的心意,

为表兄妹情,

却是分别饭。

妹妹不能吃,

快把饭收去!

 

答:

松下的蘑菇,

煮熬成的汤,

阿哥备的饭,

为表兄长意,

确为兄妹情。

妹妹快吃呀,

别把饭收了!

 

换唱:

冰水手难触,

春水暖融融。

阿嫂备的饭,

阿嫂的心愿,

为表姑媳情,

却是分别饭,

小姑不能吃,

别吃呀别吃,

快把饭收去!

 

答:

冰水手难触,

春水暖融融。

阿嫂备的饭,

阿嫂的心意,

确为姑嫂情,

表达一片心。

吃呀赶快吃,

赶紧吃下去,

别把饭收了!

至此,合唱(姑、婶、嫂),新娘倾听:

闺女别犯傻,

一日强硬气,

你可以做到;

十天不吃饭,

你支撑不了。

吃呀赶快吃,

男大就当婚,

女大则须嫁。

自己长志气,

丰衣又足食;

无论依靠谁,

衣裙难掩膝!

 

唱支酒礼歌,

给姑娘助兴,

给姑娘长志,

给姑娘祝福,

如不唱酒礼,

姑娘无兴味,

姑娘无自信,

姑娘失志气。

至此,姑妈方领歌舞者站起来,将舞帕拿在手中走出,婶嫂方跟随,出嫁姑娘在伴女们的簇拥下跟上,成一长队,反时针方向在堂屋绕三圈,边走边唱:

绕呀绕圆圈,

堂屋绕圆圈。

堂前铺松针,

清爽又芬芳。

堂上挂彩灯,

满屋亮煌煌。

四壁挂金珠,

琳琅放异彩。

大门铆金钉,

闪烁似星星。

屋檐鹰展翅,

跃然犹似飞。

阶石层层叠,

一层又一层。

 

绕完出门后,伴女们陪出嫁女回屋,唱《斗阁朴》开箱拿出嫁妆,妆扮后出来与姑嫂们汇合。“阿树寄希望,阿树贺前程,阿树送姑娘……”在“阿树”(《阿卖恳》的别称)歌声中来到濯嘎门前,唱《濯阁朴》,而后《进濯嘎》:

今天君长过,

有君长过吗?

今天臣子过,

有臣子过吗?

今天布摩过,

有布摩过吗?

今天亲戚过,

有亲戚过吗?

嫁女《阿卖恳》,

《阿卖恳》真吗?

歌场“阿打”聚①,

“阿打”聚真吗?

歌场摆美酒,

也是真的吗?

 

今天君长过,

确有君长过,

今天臣子过,

确有臣子过。

今天布摩过,

确有布摩过。

今天亲戚过,

确有亲戚过。

嫁女“阿卖恳”,

《阿卖恳》也实。

歌场“阿打”圆,

“阿打”主歌场,

歌场放有酒,

是真正美酒。

注:阿打,彝语,奶奶。此处指主技《阿卖恳》的女歌师。

是的,今晚,君臣师都来了,但他们来此,不是发号令、办公务、行教化,而是来参加姑娘的婚礼,而且还要唱酒礼歌:

君来唱酒礼,

唱的是君调;

臣来唱酒礼,

唱的是臣调;

师来唱酒礼,

唱的是师调,

舞场“阿打”坐,

舞场“阿打”管。

醇香的买酒,

置有几大坛。

尽情地歌舞,

畅快饮买酒;

查巡歌场。此刻,整平好的舞场在灯光火光的映照下光滑亮堂。舞场中美女如云,彩服霓虹,如篱笆桩排列齐整。舞者们跃然蹁跹,手中舞帕在飞扬。歌声悠婉清脆,浸润心灵,划破夜空。正所谓:

今晚歌舞场,

光滑如晒坝,

今晚歌舞者,

齐如篱笆桩;

今晚的舞帕,

飞扬似白鸽;

今晚的歌声,

清脆如知了。

于是,就请歌神、迎歌神——《恳色写》:

歌神阿妮也①,

是您当值吗?

若是您当值,

来歌场上方,

从上方开场。

 

歌神阿妮鸠②,

是您当值吗?

若是您当值,

请降临歌场,

来歌场开场。

歌神阿妮念③,

是您当值吗?

若是您当值,

请降临歌场,

把歌舞引导。

注①②③:大姑、二姑、幺姑。

随后,邀歌场边上的女姓歌手进歌场参与歌舞:

马桑树边鸟,

属于马桑吗?

如果属马桑,

请上树来歇。

 

河边的鸭子,

属于河流吗?

如果属河流,

请下河来游。

 

歌场的四周,

有歌手在吗?

如有歌手在,

请进入歌场。

 

此时,歌舞者人数增至上百人,排成弧形,人人只手持舞帕,另一只手手相连,在两头领舞者的引领下,手舞舞帕,膝和腰一伸一屈,随着歌的节奏,如大海的波浪一起一伏,美仑美奂。歌舞一阵后,节奏缓停下来,有如潮汐之前的沉寂,是酝酿着大潮的到来。

是的,《阿卖恳》进入盘歌——咪宝恳阶段:

歌天地日月,歌人之初彝之始,唱彝地名山大川,唱彝君长及领地,赞美丽姑娘,颂生产生活,……歌酣畅,舞曼妙,只是时间太快太短,大半夜了,于是停下“盘歌”,行《许沽》仪式。

“许沽”,即披毡,是彝族人的一个符号,这种用绵羊毛擀制而成披在身上的毡子,彝族人无论男女老幼,常年披在身上,既美观又适用。是彝族家嫁女不可或缺的嫁妆,饱含着父母哥嫂的一片深情厚意,寄托着他们的祝福与希望,寓意深远,因而《阿卖恳》把它作为一个重要仪式隆重推出:

许沽(赠披毡)

北边一群羊,

南边两群羊,

中部三群羊,

懂得放羊的,

一天放十处,

不懂放羊的,

十天放一处。

会洗的洗羊,

洗出的羊毛,

晒如羊桃绒。

剪毛剪得好,

剪出雄鹰翅。

羊毛弹得好,

先弹出毡型,

宛如鸭翅羽。

擀毡三滴水,

一滴点毡领,

领似猪牙错;

一滴点毡身,

宛如弯月儿;

一滴点毡摆,

强如松针齐。

 

阿爸取一领,

披上当“濯嘎”。

阿妈取一领,

披上进歌场。

阿哥取一领,

披了当“补吐”。

阿嫂没毡披,

伤了自尊心,

就打狗出气,

飞出三只蚤,

落三个角落。

跳蚤骚角处,

崩塌九堵岩,

跳蚤喝水处,

九大湖干涸。

 

斧头劈柴块,

阿爸制的毡,

为爱女而作,

为表达父爱,

就别摆弄了,

女儿快披上。

 

连枷杆相连,

阿妈制的毡,

为爱女而作,

为表达母爱,

就别摆弄了,

女儿快披上。

……

 

此时,出嫁姑娘坐在舞池中,歌手排成两行于其两侧,用进三步退三步的舞步行赠披礼,左排第一人将披毡裹成圆筒滚到右排第一人手碗上,如此反复六次,然后向姑娘递去,姑娘站立起来,拒绝推开,几番往复,最后歌舞队齐唱:

披上披毡后,

女儿到婆家,

拾柴能垫背,

背水可垫脊,

下雨能遮雨,

刮风可挡风,

冬天可暖身。

披毡女儿愿,

就别摆弄了,

快把披毡披。

披毡女儿吉,

前程亮煌煌,

披毡女儿福,

福运明灿灿。

姑娘只有“半推半接”了。

嫩署恳(悲伤歌舞)

歌舞队合拢接上,行最后的《嫩署恳》:

母羊带小羊,

带到岩脚放,

不防不防来,

不妨老虎来,

小羊被捉去,

母羊叫咩咩,

第一真可怜。

可怜哟小羊!

 

母鸡带小鸡,

带到篱笆脚,

不防不防来,

不防老鹰来,

小鸡被捉去,

母鸡叫声声。

第二真可怜,

可怜哟小鸡!

 

阿妈带女儿,

带到人世间,

不妨不妨来,

不防媒人来,

女儿被说去,

阿妈心欠欠。

第三真可怜,

可怜哟姑娘!

……

姑娘们唱道:

太阳要落山,

谁能拉得住?

若能拉得住,

天就不会黑。

 

大岩要崩塌,

谁能撑的住;

若能撑的住,

岩就不会垮。

 

姑娘要出嫁,

谁能拉得住;

若是拉得住,

我们永相伴!

其余人唱道:

山顶生杜鹃,

杜鹃长满山。

杜鹃花开时,

遍山红艳艳;

待到花凋时,

群山冷清清。

群山再冷清,

花也要凋谢。

 

湖中生海草,

海草依湖生。

海草茂盛时,

满湖绿茵茵;

待到草枯时,

湖泊冷清清。

湖泊再冷清,

草不得不枯。

 

阿妈的女儿,

有女母欢悦。

女儿未嫁时,

阿妈乐开怀;

待到出嫁时,

阿妈泪淋淋。

阿妈再伤心,

女不嫁不行!

姑娘们哭泣,众人酸楚。舞者齐唱:

女嫁女不哭,

阿爹泪汪汪。

女儿劝阿爹,

阿爹别伤心,

女儿出嫁后,

如有空闲时,

一年回三次,

烧酒和砸酒,

送来敬阿爹。

如果活路忙,

三年来一次,

回来看阿爹。

 

女嫁女不哭,

阿妈伤心哭,

女儿劝阿妈,

阿妈别伤心,

女儿出嫁后,

若有空闲时,

一前回三次,

炒面和蜂糖,

带回敬阿妈。

若是事情多,

三年来一次,

回来望阿妈。

……

如是劝阿哥、阿嫂、小妹,众姐妹。

浓烟暗灯,气氛沉抑,凄凄惨惨戚戚,哀怨婉转歌舞转为呢呢絮絮语,离离叮嘱声。姑娘们在长辈的催促下,依依离舞场,带出嫁女,回闺中待发。

《阿卖恳》结束。

舞台即人生。《阿卖恳》是乌蒙高原彝族女性的人生片断写真,是来自于生命深层的呼唤,是源于生命始初的萌动,体现了对美好人生的向往和生活的热爱。呈现本色,反朴归真,虽然简约,内涵却深邃而丰富。这个夜晚,对于彝族女性来说,是生命的一次淬炼和绽放。我们曾在山高水冷的彝寨,见到过优雅端庄大气的彝家妇女,原来是经过《阿卖恳》的洗礼和重陶。

灯火夜微明,雄鸡喔喔,狗儿汪汪,小鸟啾啾,黎明,出阁时辰到,“补吐”喊发亲,父母亲避开,阿哥(或弟)进入闺房,姑娘们围着出嫁姑娘,拉扯着不让走。阿哥背上妹妹绕堂屋三圈后出大门,到濯嘎向濯嘎摩叩三拜后到“喜初”接亲马处,交给“喜初”抱上马,马两边各有一人扶新娘坐稳后,“初果”(牵马者,新郎弟)才牵马出发上回家路。新娘恸哭,姑娘们也哭着相送。送亲队紧随。姑娘们和其他送行人送一程后,停上排列成一排,唱《送亲歌》:

月亮月亮走,

月亮送星走,

去时相伴走,

返时未带回,

可怜啊星星,

留在天空了。

 

太阳太阳走,

太阳送云走,

去时相伴随,

返回未带归,

可怜啊云彩,

散在天空了。

 

送呀送妹走,

阿哥送妹走,

去时相伴随,

返时未带回,

可怜呀妹妹,

留在婆家了!

 

众人目送姑娘消失在地平线。姑娘就这样去了,由此出发,山一程,水一程,风一程,雨一程,踏破山水,风雨兼程,开启新的人生。

 

捉猪宰猪的,                              

是来帮忙人。                              

切肉煮肉的,                              

是做厨的人。                              

                                                              

问:                                                      

向你们“喜初”,                             

又一番请教,                              

九十九张桌,                              

六十六金杯,                              

三十三双筷,                              

是谁人来摆?                              

是谁人来放?                              

                                                              

答:                                                      

九十九张桌,                              

由“补吐”安放。                            

六十六金杯,                              

司酒人摆放。                              

三十三双筷,                              

帮忙人摆放。                              

……                                              

姑娘们边唱边行“抢筷子”礼,“喜初”边应歌边对付,不管“喜初”能否对上,唱得如何,姑娘们都拥上抢夺“喜初”手中的筷子。在“喜初”的碗里放盐、辣椒,然后用饭盖上。有的“喜初”干脆来个“手抓饭”,一幅猛吃憨相。姑娘们又一阵猛添饭加肉。吃的小伙们打哽鼓眼,引来一阵欢笑。晚饭结束,“初初候”落幕。

在“初初候”中,我们看到姑娘们的洒脱,聪颖,甚而是任性刁蛮,与平时温文内敛的性格截然不同。这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传统的彝族社会是男权社会,婚姻的禁条较多,青年人没有自主权,婚姻的幸福很大程度上是靠运气,在这个夜晚,在她们人生转折的重要关口,姑娘们任性一点,撒撒气发泄是不难理解的。

 

 

(作者单位,原赫章县古籍办退休干部)

0
0
[作者:王应忠 关键词:彝族传统婚嫁礼俗写实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26]
上一记录: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记录:大小凉山彝族年的传统习俗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1,859.3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