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荟萃首页>>历史文化>>历史文化>>《白狼歌》彝语破译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白狼歌》彝语破译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6-8-17 16:16:14

    


文永凤

《后汉书》卷八十六第七十六记载:“永平中,有益州刺史梁国朱辅,好立功名,慷慨有大略,在州数岁,宣示汉德,威怀远夷。自汶山以西,前世所不至,正朔未加。白浪、槃木 、唐取等百余国,户百三十余万,口六百万以上,举种奉贡,称为臣仆。辅上疏曰:‘臣闻《诗》曰:彼爼者岐,有夷之行。传曰:岐道虽僻,而人不远。诗人诵咏,以为符验。今白狼王、唐取等慕化归义,作诗三章。路经邛崃大山零高坂,峭危峻险,百倍歧道,襁负老幼,若归慈母。远夷之语,辞意难正,草木异种,鸟兽殊类。有犍为郡椽田恭与之习押,颇晓其言,臣辄令讯其风俗,译其辞语。今遣从事史李陵与恭护送诣阙,并上其乐诗。昔在圣帝,舞四夷之乐,今之所上,庶备其一。’帝嘉之,事下史官,录其歌焉。”

《白狼歌》系东汉时期的地方少数民族方国首领敬献汉朝皇帝的歌谣,记录在《后汉书》等书中。距今已有2000多年。歌词以汉语与少数民族母语对译,用汉语给少数民族母语注音。史书上对《白狼歌》的语言族属没有任何记载,虽明清以来屡有学者研究,终未能破译全文,被史学界称为“千年天书”。

《白狼歌》的版本:迄今为止,该歌的最早记载见于《东观汉记》,《东观汉记》是东汉官修的纪传体东汉史,上起光武帝(公元25年),下止灵帝(公元189年)。明帝永平(公元5875年)时命班固等修《世祖本纪》。安帝(公元107125年)时命刘珍等续撰纪。恒帝(公元147167年)时又命边韶、崔是等续撰表、传多篇,连前所撰共计142篇。灵帝(公元168189年),又命马日石单、蔡邕等续补纪、传、志多篇。由于董卓之乱,全书未能最后完成。东汉初著述在兰台,章帝、和帝以后,图籍藏于南宫之东观,并在此修史,《东观汉记》因而得名。其《后汉书》载有《白狼歌》,是南朝宋范晔(公元398445年)于宋文帝元嘉九年(公元432年)始撰《后汉书》时录自《东观汉记》。对此,《钦定四库全书》刊载有晋朝司马彪的考证:“《东观汉记》载其歌,并载夷人本语,并重译训诂为华言,今范史所载者是也。今录东观夷言,以为此注也”。

《白狼歌》最早的版本来自《东观汉记》,而以《后汉书》记录的《白狼歌》比较,《东观汉记》系记录本语在前,汉语翻译在后,其汉语翻译是作为少数民族本语的注释。《后汉书》则反之。其《远夷乐德歌诗》中,“提官傀构”,《后汉书》作“堤官隗构”,此外相同。经过比较,版本不同,由于传抄的关系,会出现一些错字、别字,甚至于带来了读音上的南辕北辙。上述版本,《东观汉记》最早,《后汉书》成书距《东观汉记》256年;《册府元龟》成书于北宋祥符年间(10081016年),距《后汉书》571年,距《东观汉记》827年。从时间上看,《东观汉记》是原始记录,而《后汉书》和《册府元龟》则是手抄本。

 

句数

 

东观汉记

后汉书

册府元龟

字音区别

1

提官傀构

堤官隗构

提官隗权

构和权

5

征衣随旅

征衣随旅

征衣随攘

旅和攘

21

综邪流藩

综邪流藩

垨邪流藩

综和垨

33

罔译传微

罔译传微

罔译传徵

微和徵

37

伦狼藏幢

伦狼藏幢

偷狼藏幢

伦和偷

40

理历髭洛

理历髭洛

理历髮落

髭和髮

《白狼歌》的研究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明清时期是第一阶段。这时期的研究不太深入,基本只停留在歌辞的的校勘和对唱歌的白狼人部落居住地的考证上。第二阶段:20世纪以来,《白狼歌》的研究进入第二阶段。一些学者开始运用语言学方法研究《白狼歌》的语言,辨其母语,以便确定族属。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主编的《云南史料丛刊》全文收入《白狼歌》,作为研究云南历史参考资料,《中国彝族通史》也全文录入《白狼歌》,但未作释译;方国瑜在《云南史料从刊》中说 :“瑜作古白狼语与纳西语之比较研究,详说于《么些民族考》一文,《白狼歌》共有44176字。很多学者对它进行了研究、翻译,但是都只能翻译其中一部分。方国瑜、和志武先生研究指出:“从对译的音义来看,除原文用汉语或过于抽象不易确定的约80字外,其余90余字,基本上和近代纳西语相同或相近。”他们只翻译出90多个单个字,而无词汇,还有80个字不易确定。还有闻宥、董作宾、戴庆厦等知名学者也进行了研究,都不能全译《白狼歌》。此事前人亦有论述,如吴承仕(检斋)先生作《白狼慕汉诗歌考释 》(载北平中国大学出版《中大季刊》一卷二号);王静如作《东汉西南夷白狼慕汉歌诗本语译证》(载南京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西夏研究》第一辑);又丁文江作《爨文从刊序》中有论证白狼歌诗本语一段(载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爨文丛刊序》,各举若干字例为说,结论不同。邓文峰、陈宗祥所作《白狼歌辞本语试解》一文,又认为乃西番语,李昆声著《云南艺术史》、张增棋著《滇国与滇文化》都论及《白狼歌》。认为《白狼歌》与云南历史关系密切,研究云南历史不能不研究《白狼歌》。 普米族学着也认为是普米族语,甚至有人认为是上古缅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近年来,研究《白狼歌》影响最大的还是壮族学者黄懿陆和罗起超,黄懿陆在写作其《壮族文化论》中提出:“《白狼歌》是百越民族的语言,保留着不少越人口语的原生词,与今天壮语的基本词汇一模一样,说明壮语里保留着不少汉语的上、中古音。《白狼歌》全文44句,全部保留着壮语原生词”。黄懿陆先生用壮语全文翻译了《白狼歌》,并把“《白狼歌》为《滇王葬歌》作证,指出:“《白狼歌》系百越之锁,前辈学者概用氐羌之匙去开,则难以开启。故皆不能全译。由于汉人不懂古越人语言,从而导致语误。其实,“白狼”二字之意,乃壮语“波兰”发音之汉译,是对已结婚成家男子的称呼,其意为“当家的男人”。用壮语翻译《白狼歌》全文,则句句可解。所以,《白狼歌》并不是越人献给汉王朝统治者的颂歌,而是越人在汉人来到其地后所唱的生活歌,是百越民族的《当家歌》。 由是,两千年“天书”首次被母语破译的消息传开。 黄懿陆和他的著作立即引发各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强烈反响。《春城晚报》、《西部开发报》、《光明日报》等报纸和全国数十家网站都用较大的篇幅报道了黄懿陆和他的著作。《西部开发报》发表评论说他是第一个读懂《白狼歌》的人。《光明日报》发表评论说,黄先生的研究和论证,言之有据,言之有理,至少是研究《白狼歌》的一家之言。黄懿陆的《壮族文化论》一书也因此被称为是一本引发“地震”的专著。作为云南壮族文化的新说,该书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从瀚如烟海的史料中,寻觅片言只语,证明自己的观点;引经据典、资料翔实;言之有理、论之有据、逻辑严密,令人信服。《西部开发报》说它角度新颖独特,“化腐朽为神奇,赋旧史以生命”,故引发了新闻界、读书界、学术界的一场“震动”。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黄凤显教授评价“黄懿陆的研究是一项重大突破,其价值可能要在今后二三十年才能体现出来。但是,笔者认为以上破译有些牵强,译意偏离原文本意,值得商榷。

其实,《白狼歌》的母语是彝语支语言,是古夷人之锁,必须用彝语之匙才能开启。笔者一开始试读该歌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就用赫章威宁彝语方言逐字逐句慢慢研读推敲,竟能通读全文,然后将自己的解读请教于彝族寨老,目不识丁的寨老们居然能明白其中的许多词句,并肯定地说:“这个《白狼歌》是毕播勒君长家的,过去我们彝家常说:诗词歌赋阿默尼君长家数第一,歌舞弹唱毕播勒君长家数第一”。《白狼歌》终于找到了母语和族属。

从《白狼歌》歌诗中直接传达句意的音读来看,东汉时期彝语的念法与现代人的念法并无太大的出入,但由于彝语与汉语的发音区别太大,用汉字是无法准确地给彝语注音的,就是汉语拼音也无法准确注音,所以东汉田恭虽与之习押,颇晓其言,但并不一定精通,其汉字注音并不准确,再加上千年演变,彝语和汉语发音都有所变化,按原注音拼读很不流畅,不知所云。用彝语破译后,词句华丽,读音顺畅,妙不可言,只要熟悉彝语的人就能体会到其中的深涵奥妙。

 

《白狼歌》古今彝汉对译表

 

第一章  《远夷乐德歌》:

 

汉字记音

原句

东汉译句

现代彝语

记音/翻译

彝语注解

堤官隗构

大汉是治(翻译者作补)

堤官隗构/

提携方国

“堤官”在彝语中是抬举,扶持的意思,“隗”,通“魁”指彝族君长国属下的土目;“勾”指彝族方国政权,即后来的土司府,如水西府叫慕俄勾,乌撒府叫纪俄勾。

魏冒逾糟

与天合意

武莫吉曹/

皇威昭昭

“魏冒”通“武莫”,彝族称皇帝为“武莫”、“武米”;“吉曹”即阳光普照之意。以上俩句歌词的意思是:大汉是治以来,帮助和扶持我族各部君长,皇帝的恩威像太阳一样照耀四方。

罔驿刘脾

吏译平端

罔驿刘脾/

呜呼刘祖

“罔驿”是念经呼唤的意思;“刘脾是指刘氏祖神。

旁莫支留

不从我来

僰麻卓列/

不愿归来

“旁”通“僰”,“僰脾”指祖神;“留莫支”是不愿来,不肯来的意思。这两句的意思是:  我们想请刘氏祖神到我部供奉祭拜,但刘氏祖神不会跟从我来。

征衣随旅

闻风向化

牂益随旅/

牂柯走来

“征衣”通“牂柯,即“牂柯益指“牂柯江随旅”是“走来”的意思。

知唐桑艾

所见奇异

邹打桑艾/

翻山喘息

“知唐”即“邹打”,“邹”是山梁,山脉”;“打”是爬的意思;“桑艾”是喘气的意思。这两句的意思是:从牂柯江走来,一路翻山越岭,气喘吁吁。

邪毗缯布

多赐缯布

邪毗缯布/

赏赐布帛

“邪毗”是指接送往来赏赐或打发的东西;“缯布”是汉语借用词。

推潭仆远

甘美酒食

抖夺脯耶/

敬酒劝肉

“推”通“抖”是”推搡”的意思,指喝酒时你推我搡的样子;“潭”通“夺”是“喝”的意思;“脯”指“肉”;“耶”是指基本吃饱喝足后添加多吃的部分。

拓拒苏便 

昌乐肉飞 

拓拒苏便/

尽皆欢快

“拓拒苏便”这句词语在现代彝语中还经常使用,所指的意思是大家都很快乐,非常高兴。

局后仍离

屈申悉备

局后乃离/

歌舞升平

“局”是欢乐而跳之意;“后”是依曲而唱之意;“乃离”即真诚表达。以上四句歌词叙述的意思是:到达洛阳后,皇帝赏赐了缯布等很多东西,又摆下盛晏,劝酒劝肉,大吃大喝,大家都非常高兴,并献上了白狼歌舞,又唱又跳又做动作,屈申悉备,各种花样都有。

偻让龙洞

蛮夷贫薄

娄弥洛堵/

彝地瘦薄

“偻让”即“娄弥”,白狼部落就是上古时代居住在今贵州遵义,安顺一带的毕播勒君长国,其族号叫播勒即白狼,其国号为娄娄勾。“偻让”即指娄娄勾地方。“龙洞”即“洛堵”,“洛”是“石”,“堵”是“洞”。这里的洛堵是石旮旯之地的意思。

莫支度由

无所报嗣

莫支度由/

并非属实

莫支度由,是指不真实的话,做不到的话。彝语常用的口头禅,半彝半汉地说:“不真高来莫支度由”。

阳洛僧鳞

愿主长寿

阳洛僧鳞/

诚心朝拜

“阳洛”即“阳阳洛洛”的缩写,笑笑呵呵之意;“僧鳞”是这样或这样来之意。

莫稚角存

子孙昌炽

莫稚举存/

永世其昌

“莫稚”莫是竹,稚是竹笋;“举存”,“举” 是 “九”, “存“是”代““举存”直译为“九代”,但这里不是具体指九代,而是世世代代之意。以上四句歌词叙述的意思是:娄娄勾地方(白狼地方),满山乱石,土地零碎,说拿什么值钱的东西敬献皇上都是假话,只有祝愿吾皇笑笑呵呵的,健康长寿,子孙像竹林的笋子一样,世世代代兴旺发达。

《远夷乐德歌》彝语意译:大汉啥治以来,帮助和扶持我族各部君长,皇帝的恩威像太 阳一样照耀四方。我们想请刘氏祖神到我部供奉祭拜,但刘氏祖神不会跟从我 来。从牂柯江一路走来,翻山越岭,气喘吁吁。到达洛阳后,皇帝赏赐了缯布等很多东西,又摆下盛晏,劝酒劝肉,大吃大喝,大家都非常高兴,向皇帝表演了白狼歌舞,又唱又跳又做动作,屈申悉备,各种花样都有。娄娄勾地方(白狼国地方),满山旮旯,土地零碎,说拿什么值钱的东西敬献皇上都是假话,“不真个来莫支度由”。只有祝愿吾皇笑笑呵呵的,健康长寿,子孙像竹林的笋子一样,世世代代兴旺发达。

 


第二章 《远夷慕德歌诗》:

 

汉字记音

原句

东汉译句

现代彝语

记音/翻译

彝语注解

偻让皮尼

蛮夷所处

偻让皮尼/

离乡别祖

“偻让指娄娄勾地方(白狼国);“皮尼是祖居地之意。

且交陵悟

日入之部

且交陵悟/

迢迢疾行

“且”是“脚”,“交”是走路快的意思;“陵悟”是“来的远”之意,“陵”是“来”,“悟”是“远”

绳动随旅

慕义向化

绳动随旅/

自蛮荒来

“绳”通“芍”是指茅草类植物,“动”通“堵”即“洞”;“随旅”即“走来”之意。这句话的意思是:一路从茅草丛生,枯洞暗藏的地方走过来。以上三句歌词的意思是:白狼国世居的地方,路程遥远,从荒辟之地,披荆斩棘来到洛阳。

路旦

归日出主

路旦/

到达皇成

“路”通“鲁”即“龙”也;“旦”是”“出”“㨂雒”是”东方洛阳城”之意。这句话的意思是:真龙天子出在东方洛阳城。

圣德渡诺

圣德深恩

圣德渡诺/

启禀圣上

“圣德”是汉语借用词;“渡诺”是“打听”、“请示”之意。“渡”是“话”,“诺”是听”,彝语的语法和汉语不同,汉语是动宾结构,彝语则是宾动结构。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听圣德的话。

魏菌度洗

与人富厚

魏菌度洗/

振兴我族

“魏菌”是我们,我族之意;“度洗”是有能力,强大起来之意,按现代话来说,就是“雄起”的意思。以上这三句歌词的意思是:真龙天子出在东方洛阳城,只要听圣德的话,我族就会兴旺起来。

综邪流籓

冬多霜雪

粗邪尼波/

冬降寒霜

“综”通“粗”,“粗邪”是冬月或冬季之意;“流籓”通“尼波”,“尼波”即霜雪冰冻。

莋邪寻螺

夏多和雨

入夏雨丰

“莋”通“撮”即热或热天之意;“寻螺”是“多雨,之意。

藐浔泸漓

寒温时适

藐浔泸漓/

雪雨风霜

“藐浔”是天上刮风下雨之意;“泸漓”是冰天雪地之意。

菌补邪推

部人多有

菌补邪斗/

彝地各方

“菌”通“举”即“九”之意;“举补”即九族或九支系,这里泛指彝族各部。 “邪”是“七”,“邪斗”是“七个地方”之意。

辟危归险

涉危历险

辟危郭色/

互助搀扶

“辟危”是“抓握”之意;“归险”通“郭色”,按现在的彝语讲就是:“只郭只色”,有点扶老携幼的意思。“郭色”是“拉牵”之意。这句诗是形容一路上道路崎岖艰难爬行之意。

莫受万柳

不远万里

姆搜万柳/

不远万里

“莫受”通“ 姆搜”,“ 姆”是“马 ”,“搜”是“走或行”之意;“万柳”即远道而来,这句诗的原意是马行万里,即不远万里之意。

术叠附德

去俗归德

术叠附德/

一路坎坷

“术叠附德”:彝语成语,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之意。

仍路孳摸

心归慈母

仍路孳摸/

圣君满意

“仍”是“心”;“仍路”即满意、高兴;“孳摸”也可作慈母理解。也可作“主莫(君王)”理解。以上八句歌诗叙述的意思是:冬天, 霜雪冰冻多;热天,雨水多。但是,无论刮风下雨,冰天雪地,我们九个支系七个部落的人,都要克服道路上的艰难险阻,不远万里来到洛阳朝拜皇帝,表明我们归附之心,我们的心永远归向大汉皇帝。

《远夷慕德歌诗》彝语意译:娄娄勾(白狼国)世居的地方,路程遥远,从茅草丛生,枯洞暗藏的偏远之地,一路披荆斩棘来到洛阳。真龙天子出在东方洛阳城,只要听圣德的话,我族就会兴旺起来。冬天,霜雪冰冻多;热天,雨水多。但是,无论刮风下雨, 冰天雪地,我们九个支系七个部落的人,都要克服道路上的艰难险阻,不远万里来到洛阳朝拜皇帝,表明我们归附之心;不论是忧愁还是快乐,不论是贫穷还是富有,我们的心都归向大汉皇帝。

 

第三章 《远夷怀德歌》

 

汉字记音

原句

东汉译句

现代彝语

记音/翻译

彝语注解

荒服之仪

荒服之外

偻让弥都/

彝人居地

原文“荒服之外”对译“荒服之仪”,显然这两句都是汉文,这是朱辅,田恭之辈为表功而刻意篡改的,白狼王不会自称蛮夷贫薄,荒服之外,结合下文,少了一句偻让弥都即白狼之地。

犁籍怜怜

土地墝埆

尼籍乃乃/

土薄地少

“尼”是“地,耕地”之意;“籍”是“瘠,贫瘠”之意。“怜怜”通“乃乃”,即“少少,很少”之意。

阻苏邪犁

食肉衣皮

阻苏邪犁/

饮血披毡

“阻”是“吃”,“苏”是“苏脯(带血之肉)”;“邪犁”是“披毡”之意。

莫砀麤(cu)

不见盐谷

莫朵麤沐/

不产食盐

“莫”通“嘛”是“不”之意;“朵”是“出”之意;“麤(cu)”是“盐”;“沐”是“谷”。“麤(cu)沐”通“粗莫”,也可 专指盐巴。

罔译传微

吏译传风

罔译传微/

教习汉俗

“罔译”是“念读”“学习”之意,“传微”即“传文”,指官府传授的技术和文化。以上五句歌诗叙述的意思是:白狼地方,土地又少又贫瘠,吃的是带血之肉,穿的是羊毛披毡,又缺盐少粮,我们都要好好学习大汉朝的先进技术和文化。

是汉夜拒

大汉安乐

啥汉夜拒/

大汉安乐

“是”通“啥”是对汉人的称呼;“啥汉”是彝汉结合词,指大汉朝;“夜拒”是“笑乐”之意。

踪优路仁

携负归

踪优鲁仁/

团结一统

“踪优”是全族、全部都像一家人一样的意思;《华阳国志》记载:“南中汉人与夷人结拜,称“‘自有耶’‘皇有耶’,生死相许”。“踪优”即“自有”异读异写。“鲁”是“龙“指真龙天子。“仁”是“荫庇,庇护”之意。这两句歌词的意思是:大汉天下安乐太平,我们都像一家人一样,在真龙天子的庇佑下,快乐的生活。

触冒险陕

触冒险陕

主冒险陕/

皇帝万岁

“触冒”通“主冒”,是对帝王的尊称;“险陕”是“安乐健康”之意。

雷折险龙

雷折险龙

鲁遮险龙/

王臣安康

“鲁遮”即“龙臣”,“雷”通“鲁”即龙,“折”通“遮”即“臣“也;“险龙”是“快乐满意”之意。这两句的词意是:帝王安康,王臣安乐。

伦狼藏幢

高山岐峻

历楼藏照/

来去往返

“伦狼”通“历楼”即“来去”;“藏幢”通“藏照”即“往返”之意。

扶路侧禄

缘崖磻石

扶路侧禄/

攀岩穿林

“扶路”即“发洛”,“发”是“岩”,“洛”是“石”;“侧”是“根”“侧省”为树,“省禄”为林。“侧”又通“揍”,“揍”为刺。

木薄发家

木薄发家

米薄发假/

天荒地凉

彝语成语“风餐露宿”之意。“木”“米”为方言相通,皆指天。“米薄”就是“苍天茫茫”;“发假”是山岩荒裸。

息落服淫

息落服淫

起努发耶/

餐风宿露

“息落”通“起努”,“起”是脚,“努”是休息,“服淫”通“发耶”,是在岩脚睡觉。可意译为餐风宿露。

理历髭雒

百宿到洛

理历髭雒/

迟来洛阳

“理历”是慢慢走来之意;“髭”是形容词,形容珠光宝气璀璨夺目,雒是洛阳。这句歌的意思是:通过漫长的道路,来到繁华的洛阳。

捕茝菌毗

父子同赐

捕茝菌毗/

父子同赐

“捕”是父,“茝”是指子侄臣属,“菌”是“九,九族”之意,“毗”是“给”之意。这句话的意思是:父辈,子侄,臣属都有赏赐。

怀稾匹漏

怀抱匹帛

怀稾匹漏/

怀抱匹帛

“稾”是花样;“漏”是红色,怀稾匹漏是形花样繁多,花花绿绿,大红大紫之意。

传室呼敕

传告种人

传室呼敕/

传告种人

传室呼敕是汉语借用词。

陵阳臣仆

长愿臣仆

列也臣仆/

长愿臣仆

陵阳直译是“来世”,这里是指世世代代。

《远夷怀德歌》彝语意译:娄娄勾地方(白狼地方),土地又少又贫瘠,吃的是带血之肉,穿的是羊毛披毡,又缺盐少粮,我们都要好好学习大汉朝的先进技术和文化。大汉天下安乐太平,我们都像一家人一样,在真龙天子的庇佑下,快乐的生活。祝愿皇上安康,皇臣安乐。来回往返,高山岐峻,攀崖越石,在岩脚树荫下风餐露宿,慢慢长路来到繁华的洛阳城,父子臣属都得到皇帝的赏赐,赏赐的绫罗绸缎,花样很多,花花绿绿,大红大紫,什么颜色都有。回去后,一定把皇帝的圣旨转告族人,世世代代归附称臣。

 

 

本文翻译《白狼歌》的依据、方法:

1、忠实最初原文。综合比较,《后汉书》的抄写忠实于原文,之后《册府元龟》等不是以讹传讹者居多,故以《后汉书》所录《白狼歌》为蓝本作翻译研究。

2、读准原文的记音汉字,弄懂原文汉译意义,从丰富的古今彝语词汇中寻找能破译原文的语言,使之音义皆与原文相同或相近。由于彝汉语语音系统差异较大,用汉字记录彝语读音准确性较低,所以仅靠记音的汉字是根本不知其意的,只有用最初的汉语译句作参照,才可能恢复彝语的本义。但原文的译句多半是记录者经询问彝语意义后再用汉语转译的,所以意译成份较重,直译因素较少,无疑加重了原文本义的研究困难程度。所以,在研究和翻译过程中,还综合考虑原文汉字记音时的谐音差异和古今彝语以及彝语方言的差异,认真分析比对,通过甄别,选择正确的翻译方案。如“犁籍怜怜”,原译句为“土地墝埆”,彝语讲“土”为“腻”,系原记音字采用了谐音的“犁”字。“籍”系具有“皮”、“质”之义彝语谐音记字,实际读“籍”字的浊鼻音。“怜怜”,系“乃乃”的变音记字,“乃乃”即“稀薄”之意。

3、注重语法的研究。原文彝句的语法和现代彝语有相似的地方,如“旁莫支留”,按现代彝语单字对应直译为“回不肯来”,按现代彝语语法顺序应为“旁莫支留”,按汉语翻译为“不肯回来”。根据彝语的语法特点,许多句子也就容易翻译了。

4、注重从史实的佐证和应用。如“征衣随旅”,根据史学界的倾向性说法,牂牁江和播勒大革皆在贵州的安顺、六枝一带,而牂牁江彝语称乍果溢或乍溢,因此,本文以谐音翻译“征衣”为牂牁江。

通过翻译《白狼歌》得出的结论

1、通过用彝语对《白狼歌》三个章节进行全文翻译,发现许多词汇、成语至今还能在彝语中完整无缺地保留着,如“木薄发家”“术叠附德与现代彝语成语“天荒地凉”“跌跌跌撞撞”的读音基本一致。特别是原文译句与现代彝语大多一致的,如食、吃,彝语读“阻”;血读“数”(原文为“苏”);原文“麤(cu)沐”译作盐,现代彝语称“楚弥”等等。所以,可以断定,《白狼歌》的母语是彝族先民使用的古夷语。

2、《白狼歌》反映的是夜郎国灭亡后,在其故境由彝族地方政权播勒大革(彝语称娄娄勾毕播勒家)部族率队前往汉都洛阳朝拜归附的历史事件。“白狼”即彝语“播勒”的汉语谐音借字,故也可以翻译为《播勒歌》。相对黄懿陆先生的关于《白狼歌》是百越族系的《当家歌》(“波兰歌”)来说,本文翻译的内容更贴近于原文的主题,更是对原文的深化解译和诠释,而并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编译,其可靠性、逻辑性更强。原文收录于《后汉书》之篇目《笮都夷》下,最早的《东观汉记》记录三首歌谣的作者是“笮都夷”,其原文中也有“夷”的字样,秦汉以来的史书对夷、越民族是分得很清的,这又进一步说明了《白狼歌》并非越系民族所作。

本文旨在用彝语对《白狼歌》进行全文翻译注解,对于以上两点结论的论证由于篇幅所限不再赘述,望有关史学、民族学、语言学专家不吝赐教,以辨真伪曲直,恢复历史真相!

 

(作者:赫章县规划局原副局长)

2
0
[作者:文永凤 关键词:《白狼歌》彝语破译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895]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781.0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