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荟萃首页>>历史文化>>历史文化>>乌撒二十四“苏保”中的“四大勾则苏保”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乌撒二十四“苏保”中的“四大勾则苏保”

来源:乌蒙彝学网,赫章彝学网 发表日期: 2014-9-13 16:18:02

    

乌撒二十四“苏保”中的“四大勾则苏保”

·阿景咪博·

古乌撒部系三国中晚期,由德布磨靡支分支的君长默遮俄索的孙子依孟德君长率部从今云南省宣威市政府所地靠西的直努吉苏一带,经今云南省会泽县境渡牛栏江,到今贵州威宁自治县的西凉山并幺站镇的抱都一带立足,初时仅据有今威宁草海及周边的一些地方,到隋唐时期,据有今威宁全境(含六盘水市的大湾镇)并赫章的大部分地方,宋代,除据有今威宁和赫章全境外,还先后占据了今毕节市七星关区所属的青场、以角、长春堡、杨家湾、撒拉溪、阴底、千溪、岔河、朱昌等乡镇,纳雍县的姑开等乡镇,水城县的纸厂、玉舍、发耳、杨梅等乡镇,盘县的平地、四格等乡镇;在今云南省还占据了倘塘等乡镇,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到公元1664年乌撒部灭亡,历经1200年以上。在这一漫长的历史时期,形成了“苏保苏蒿(音su21bo21su21ho55)”和“苏没录纣(音su21mai55lu21dʐou21)”两大社会阶层。“苏保苏蒿”义为“富有的贵族官僚”;“苏没录纣” 义为“平民贱民与奴隶。”

一、古乌撒部的“苏保”

古乌撒部的“苏保”,有二十四编制,号称“二十四苏保”,是其职官中最高的一级,与水西等部的摩魁同级。在“苏保”之下,还有“四十八尼余,十三家遮吉,十六汝额,十三陡吉,三十四朵柔”。[[1]]“二十四苏保”是为管理其九大“则溪”(别称“耿很”)而设置的,《彝族源流》第二十一卷载:古乌撒部“蒙则洛那洪,建第一则溪,俄补甸吐,建第二则溪,德仲芍嘎,建第三则溪,六曲博戈,建第四则溪,笃洪姆补,建第五则溪,耐恩妥朵,建第六则溪,辞吐栋底,建第七则溪女武益恒,建第八则溪,鲁洪那娄,是中央则溪,是第九则溪。阿收毕约家,德皤折怒时,在东南西北,建九个则溪。完美的制度,是德皤折怒,一手建立的[[2]]”。在九个则溪中,中央则溪由乌撒部君长直辖,其余八个“则溪”由“二十四苏保”中的分三家“苏保”管一“则溪”的钱粮和兵马。乌撒与水西实行相同的政权制度,乌撒最早将其“乌撒(俄索)尼(蔺)”升格为“纪俄勾”。 尼政权和勾政权的区别在于,尼政权的构建是以一个家族为主的,而勾政权则是以一个家族为主的同时联合多个家族来构建。“纪俄勾”勾政权结构紧密,体系完善。乌撒部实行宗权、族权与政权三权合一的则溪统治制度。宗法制度的名称为“乌撒(俄索)尼(蔺)”,即以政权与族权相结合,核心内容就是确保君长地位继承的世袭特权。君长是最高家族长,在统辖范围主宰政治、军事、祭祀以及经济等权力;族权与政权合一制度称“纪俄勾”,通过婚姻关系、战功的认可,缔结盟约等,把异姓联系起来,使所统辖地盘犹如一个庞大的家族系统,形成族权与政权的合二为一。则溪制度,是地缘和血缘相结合,军事、经济和行政相结合,共同构成一个较为严密的管理系统。

古乌撒部二十四苏保的构成,据《彝族源流》第二十一卷载:“乌撒家地盘,上至米嫩奏凯,中部是那娄,勾遮洪所,末在色翁以下,左至博安堵,右至蒙保热。先的二十四苏保,耐恩六苏保,辞兔、兄姑,舍多、舍依,觉洛、舍娄,就是这六家。抱都六苏保,耐书、麻博,阿依、布雄,借依、姆堵直,就是这六家。益吉六苏保,鲁洪、俄补,阿切、省奏,妈姑、瓦尼,就是这六家。雄所、篝飞,巴底纠补阿勺,是麻博阿维家,俄补阿尼卓足,是罗嘎氏,布所阿铺家,茨洪家,属阿尼阿景氏,卓多骂色,阿啥赫楚,是阿博阿底家。后有二十四苏保,有那苦阿恒,那哭鲁汝氏,勺作那苦益吉,如朝霞般美,德歹、布雄,耐恩六苏保,苏能、马摆、辞兔、兄姑、勺佐、雄所、妈姑、安甲、朱歪、妈兄块、勺洛多、葛姆赤吐乌、古达、省奏、口卧、妈纠、益吉、阿扣、舍扎、博尼地,勾鲁、吐俄补,芍佐家也是[[3]]”。在乌撒“二十四苏保”组成中,绝大部分系出自乌撒王室,少部分为异姓和异支系,异姓如雄所、篝飞,系与水西部有血缘关系的德施氏;异支系如以战功认可的“巴底纠补阿勺,是麻博阿维家,俄补阿尼卓足,是罗嘎氏,布所阿铺家,茨洪家,属阿尼阿景氏,卓多骂色,阿啥赫楚,是阿博阿底家”四家“勾则”支系。

所谓勾则,有如此几个阶段称:第一阶段,即武僰氏强盛时期,有武蒂、武濮、武色吞、武古笃、武陀尼、武德补、仇娄阿摩称“吐”之七勾则。第二阶段,“六祖”分支的长房武支系发展为“输(舒)氏九支”,其中七支沿袭“勾则”称号。第三阶段,南北朝至隋唐时,东爨地的六部“乌蛮(彝)”与西爨地的六部“白蛮(彝)”形成并列的“十二勾则”,除“白蛮(彝)”有很久的称勾的历史外,“乌蛮(彝)”则是由“蔺(尼)”的初级形态升格而来的。“勾”有两重含义,“勾”的彝语意思为“鹤”,所谓“鹤”是君长的象征,杜鹃(音“卧”)是臣子的象征,鹰是布摩的象征,此其一。君长制政权由“尼”升格为“勾”,举行勾(相当于过渡仪式)的仪式后,即称为勾(勾则),此其二。“白蛮(彝)”勾依次为沾扎卧勾(盟主)、益毕珠吐勾(《阿诗玛》中的日布巴拉氏)、麻纳姆古勾、阿妥洛则勾、以那勾(祥云云南驿的勃弄睑)、妥洛勾(堂琅)六大勾则;“乌蛮(彝)”为纪俄勾(乌撒)、姆卧勾(阿哲水西)、娄娄勾(安顺播勒氏)、古口勾(宣威磨弥)、赫海珠舍勾(芒布)、德歹尼舍勾(乌蒙)六大勾则。第三阶段,为南诏国时,设置“宰度”,相当于都督府,“三勾则(相当于三位都督或三节度使)管六宰度”,勾则相当于都督或节度使,为封疆大吏,为一方诸侯,自然由一方酋长(君长)担任。阿底、阿景、阿维、阿铺(洛嘎)四姻亲同称四大勾则(或祖则),世代相传,言是贵胄出身,是有实在的历史根源的。四大家族家族至今还保留自己是“贵教中”(贵族后裔的俗称)的说法,相对乌撒部旁支的后裔则称之“同事中”。所谓“同事、同知、同……”,系同一级别职务中的副职。四大勾则的战功认可,是有其深刻历史背景的,乌撒部传至第25世那周德朴(约北宋初)时,因懦弱无能,其地被水西、芒布、易溪、易良、阿头等部兼并而降为庶人,出现了“乌撒替人牵马,乌撒替人背物”的情景。避乱中,那周德朴将其儿子德朴阿勒“弃之于野”,吸食被风吹断的桑苔而未毙(有鹰夜覆、桑昼哺其不死神话),部民发现将其收养,长大后勇猛兼备,在其父旧臣纳周阿吉、慕魁德直、阿迂阿租和其弟折怒的辅佐下,组织部民收复失地,重振基业,光复乌撒系。接着又经历了德朴阿努直到鲁谷鲁德(即安重圣)共传了23代的发展历程。这就有四大勾则家支中的阿景买帕、阿迂阿祖(阿谱)、阿维布铺、阿底苴奇为之立下了汗马战功,作为功臣家支,各得驻足地,并为苏保(有头目即土目资格的大户或大姓),后子孙繁衍,在乌撒任汝卡、朵柔、弄初、邛觉、弥察、介亨(耿很)、骂色等职官的人不在少数。到清道光年间,阿景、阿底土目(原苏保)仍见诸于《大定府志.卷之十三.疆土志三.疆里记第二下.大定府亲辖地里居下》:“归化里土目四:曰色撒麻色、麻色沮如住;曰著多麻色、麻色者位住;曰耶姑得墓、得墓者普住;曰麻色、麻色者别住”。其中,著多麻色、麻色者位即阿底的分支,耶姑得墓、得墓者普属阿景的青兄分支。

二、四大“勾则苏保”的源与流

根据大量的彝汉文献记载,彝族经历了“哎哺——尼能——什勺、米靡——举偶和六祖”这样前后相继发展的重要时期。哎哺为第一个时期,从哎哺的开始到希密遮据传为360余世,从希密遮到笃米为31世。又据《彝族源流·阿默尼》[[4]]、《彝族源流·阿哲世系》[[5]]记载,彝族历史在笃米之前,有380余代。在彝族历史上,曾经过三次大的分支活动:第一次是在哎哺末期;第二次是“洪水时期”以前;第三次是在“洪水时期”以后,史称“六祖分支”。在第二次大分支时,出现了强大的武僰部落,武僰大约是在春秋时期,从哎哺系繁衍而来的,发展成为滇池到滇东北地区的武僰系统,《彝族源流》记载的僰阿颖支系,即是其中重要的分支,是阿尼阿景家族的始祖支系。《彝族源流》记载,在笃米的“米(天)”政权体制解体后,“六祖”以六大部分立。新的秩序、格局尚未成熟期间,属恒略(天上)体系的武僰氏,政治、经济相对有秩序,生产力和文化都比较发达而逐渐强盛,在彝族中占据了很长时间的统治地位。

从彝、汉文相关古籍文献的记载上看,四大勾则家族起源于哎哺,由鲁朵所传,系古西南夷中分布于今四川成都、贵州西部和云南昭通、曲靖、昆明、大理一带的“武僰”的一个分支。具体传承为:称“卢”国时,以今云南昭通为活动中心,其地因此后来汉称作“曲州”(曲,彝语意思为“白”);第二十二代祖仇娄阿摩改国名称“阿朱提国”(阿朱提又作“阿着仇”),故昭通古时又称“朱提”。公元前3世纪初,受秦攻击,作为阿景、阿底、阿维、阿铺四支先祖的阿着仇活动地渐移今贵州西部,沿今威宁中水、观风海到被称做“巴底”的今威宁草海之滨驻足,占据后来称做“靖州”的地盘。汉晋时期,由于北有强汉压制,南有六祖分支的默德施支系中阿芋陡部的牵制,又从“巴底”经今威宁夸都渡过可渡河,进入今云南省宣威的倘塘、杨柳、直诺(今宣威市政府所在地一带),到沾益、曲靖一带,建立“沾扎俄勾”政权,雄冠“十二勾则”。隋唐时期,国为南诏联合阿芋陡部所破,辗转滇西,又为南诏所遣,监察“乌蛮”各部动向,从滇西、昆明、曲靖、会泽进入今贵州地。经昆明、曲靖时,分为阿景、阿底、阿维、阿铺四支。进入今贵州地后,均服务于乌撒地,为之开疆拓土,浴血奋战,建功立业,得地立足。

哎哺与西南夷

彝族是以土著的西南夷为主体发展起来的,这种观点得到彝族内部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同。在《西南彝志》(第三卷) [[6]]和《彝族源流》(第一集)里[[7]],有《哎哺九十代》的记载,具体叙述了十九个哎哺氏族和两个哲咪氏族的各十代和七、八代父子连名世系。“哎哺”的“哎”的彝音为“野”、“影”、“以”等发音,其中“影”、“以”的音又非常接近“夷”的音,因此“夷”的记音最早应与“哎哺”有关。

哎哺的二十余个氏族形成了采舍、鲁朵、哼哈、哲咪、武侯、立娄、目确、肯索、尼能、什勺、米靡、举偶、塞赤、斯里、策帕等数十个新的部族。在这些部族名中,哎哺、鲁朵、哼哈、采舍又作彝族八卦的命名,哎哺居南北、采舍居东西、鲁朵居东北和西南、哼哈居西北和东南,八卦的命名都与这些部族的居住相关。在这些平行发展起来的部族中,因为时间上的先后崛起,尼能、什勺、米靡、举偶及六祖各自占据着一个时期的统治地位,因而被作为一个时期的代表。米靡部族中米氏族以哎哺的嫡传自居,靡氏族则以采舍的嫡传自居。“夷”即后来的彝称与尼能部族的“尼”和“能”有关,也同米氏族的第十四代传人“道米能”(一作“道慕尼”)有关。

鲁朵传武僰

《彝族源流·武僰源流》[[8]]称:“远古哎卧鲁,哺卧朵结合,生了鲁乌图,生了朵默那,发展所有僰。”武僰的僰,源于远古的哎哺氏,由哎哺氏哎卧鲁、哺卧朵两氏族中的鲁乌图、朵默那两支所生成,乌图、默那,其义即“白头”、“黑尾”,表明了其最原始的尚黑、白颜色标志。哎卧鲁、哺卧朵(即鲁朵)原系彝族八卦中的东北、西南两卦卦名,作为氏族名,因系起源于哎哺有关,故武僰的始祖名哎卧鲁、哺卧朵。在神界,鲁朵是山林的主宰神,神鬼界的鲁朵又多不受欢迎。以哎哺、鲁朵、僰为一线系统下传的古夷人的这一共同体均被称为“武”与“僰”,故连作“武僰”,彝文《解冤经》[[9]]说:“仇苏为沽氏所生”,沽氏即三神之一的沽色尼。武僰的僰,彝文的记音作“bu33” 或“bo33”,音译可作“哺”或“补”,意思可以理解为“像”,即画的或塑的神像,这一称谓与制做偶像与崇拜偶像有关;也有“崇仁”、“向善”的内涵。同古僰人有联系,但不一定等同。武僰系统主要代表有仇娄阿摩、支嘎阿鲁、十支武蒂、武陀尼、武色吞、武德本、武古笃、武濮所、恒袅五家僰等,被称之“武氏七勾则”、武僰共同体,虽只称“七勾则”,但却有二十二个支系。从父子连名谱上看,有起源上的联系,更主要的还是文化上的共同点。仇娄阿摩(别称仇洛纳)中的“娄”、支嘎阿鲁中的“鲁”,在彝语的一些土语里,如在属东部方言的昭通、鲁甸一带的彝语都是发[luo]音,即音与“卢”近,因此,仇娄阿摩和支嘎阿鲁都当与“卢夷之国”有关。

卢夷之国

周武王时期,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参加了伐商纣的军事行动。卢即卢人,卢夷之国即是仇娄阿摩所传。卢夷国的范围覆盖了今天黔西北、滇东北和川西南一带地方,其中心 “吐靡”在今云南昭通, “借靡”在今贵州威宁、赫章、水城一带。卢夷国后来改国号为阿着仇,即“朱提国”。 从卢夷国到朱提国,父子连名传32代王。卢和蜀之间有着姻亲的联结,《蜀王本纪》:“后有一男子,名曰杜宇,从天坠止朱提;一女子名利,从江源井中出,为杜宇妻。乃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10]]《华阳国志﹒蜀志》载:“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时朱提有梁氏女利,游江源。宇悦之,纳以为妃。移治郫邑。或治瞿上。巴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更名蒲卑。自以功德高诸王。” [[11]]《蜀王本纪》和《华阳国志·蜀志》称杜宇“从天坠止朱提”,朱提即今天的云南省昭通一带,朱提是阿着仇的“着仇”的别译。杜宇从天而坠,降落到今天云南昭通一带,他的妻子则是从一口叫江源的井中爬出来的。《蜀王本纪》“七国称王,杜宇称帝”记载杜宇妃为朱提梁氏女利,“梁”和“利”,声母都为 [l] ,而作为阿着仇源头的沽色尼米祖的“尼”,其声母是[n] 又近[l], 在彝汉翻译借音时如此,尤其是古音。彝文文献中记载的彝族先祖笃米(慕)与杜宇王有着相同的治水或避洪水的经历,且名字相近,杜宇在朱提娶梁氏女利为妃,笃米在古堂琅地的洛尼山避洪水后,就在洛尼山附近的贝谷恳嘎(在今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境内的碧谷镇与启嘎等一带)与沽色尼、能色能、布色啻之女对歌,并结百年之好,生下彝族六祖。正因为笃米(慕)与沽色尼氏联姻,所以彝文文献和录比[[12]]说:“像高远的三十层苍天,白净净的是舅舅;像广袤的三十层大地,黑纯纯的是外甥。”说明崇尚白色的沽色尼之裔仇娄阿摩和崇尚黑色的笃米(慕)存在姻亲关系。沽色尼与梁氏利的名字也十分相近,且堂琅与朱提也相隔不远。通过彝汉两种文献版本的记录对比,彝族先祖笃米(慕)与杜宇王二者,有许多相同之处。卢和蜀之间不仅有着姻亲的联结,在文化上属同一个体系,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的大规模祭祀用青铜像被认为是蜀国人所为,远古时期曾居住成都平原的尼能部族是偶像制塑(以泥、石、金属铜为材料)的专业高手,制塑偶像是贡奉神灵的需要,是原始宗教中对偶像崇拜的反映,而仇娄阿摩所传的阿着仇等部族称之“僰”或“武僰”,本身就是以“神像”命名的,“僰”是“像”或神“像”之义,族群命名道出了其原始宗教信仰的形式。除了同蜀国的关系外,仇娄阿摩所传的阿着仇同“僰侯国”也应有联系。僰人首领跟随武王伐纣有功,在周至春秋战国的一段时期里,建立了“僰侯国”。《华阳国志》记载 “僰道县南安东四百里,距郡百里。”僰侯国即在今昭通、宜宾一带。《旧唐书·志第二十一 ·地理四》:“僰道,汉县,犍为郡治所。故僰侯国,梁置戎州也。……义宾,本汉南安县,属犍为郡。隋改为存阝马阝县。天宝元年,改为义宾……”[[13]]《通典·卷第一百七十六·州郡六》:“今理僰道县。有青衣水,又黑水自北南流经于此。秦时破滇,通五尺道,汉开蜀故徼,使唐蒙发蜀卒理道,自僰道抵牂牁,即此。东至千费生蛮二百三十里。南至云南郡界五百六十里。西至磨迷[磨弥]生蛮六百六十里。”[[14]]从这些文献来看,仇娄阿摩所传的阿着仇与“僰侯国”有着时间和空间地望上的相连,在族群和文化关系上也应该存在联结。

《彝族源流﹒武源流》、《彝家宗谱》、《西南彝志﹒支嘎阿鲁查天地》三部文献中仇氏谱牒对照:

《彝族源流﹒武源流》

《彝家宗谱》

《西南彝志﹒支嘎阿鲁查天地》

僰阿迤

僰阿迤

哺阿苡

阿迤罗

迤阿布

阿苡娄

罗氐输

布启度

娄镝堵

氐度固

启度那

镝堵沽

固育育

那阿珠

沽尤尤

育育凯

珠卢冶

……

凯努珠

冶诺武

则努武

努珠鍮

诺武鍮

努武徐

鍮吕娄

鍮律娄

徐娄娄

吕娄兜

律娄兜

娄娄陡

兜乌蒙

兜乌蒙

陡伍姆

乌蒙垢

乌蒙格

伍姆耿

垢部洪

格雅洪

耿布洪

部洪布

洪雅补

布洪色

布雅僰

补雅布

纪武布

僰派伟

布迫维

布迫维

派伟斯

迫维斯

迫维洗

斯阿仇

斯仇鼐

洗雅赤

仇乃能

仇鼐诺

赤雅佴尼

阿卡乌图

吕武吐

卡迭伍吐

乌图遏

武吐额

伍吐额

遏翁诃

额雅娄

额赤娄

仇诃阿摩

仇娄阿摩

赤娄阿姆

摩默哲

阿摩海哲

姆默遮

默哲铺

海哲铺

默遮铺

铺雅大

(铺阿大)

铺雅达

大雅祖

大阿纪

阿大兹

祖余默

阿纪俞默

阿兹迂默

仇助乌

乌沓洛

沓洛乌(《大定府志》作“乌君”)

阿着仇与“朱提”并“诸此国”

阿着仇又称仇素(苏)。阿着仇支系的祖先,发祥于今云南省的昭通市与贵州省的威宁县之间,据其父子连名谱的推断,约秦汉之际,阿着仇支系在今云南省的昭通市与贵州省的威宁县之间活动已有千年时间。被评为“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的贵州省威宁县中水镇的鸡公梁子古人类遗址考古发掘可以作旁证。根据《彝族源流·武僰源流》的记载是,仇素(苏)是以哎哺—鲁朵—武僰—仇娄阿摩的顺序发展的;也有的记录则由哎哺直接贯通到仇娄阿摩;而《解冤经》的记载是仇娄阿摩为单独的系统:“仇素是沽氏后裔,陀尼是尼氏后裔,罗阁是什氏后裔,诺素是恒氏后裔。”阿着仇建的国是朱提国,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说:“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着仇”被记做“朱提”,因为五尺道就在朱提国的境内,这里的“诸此国”,应当指的是“朱提国”,“朱提国”即是彝语的“阿着仇”。

阿着仇——仇娄阿摩世系沿革

仇娄阿摩的世系,具体为由鲁乌图、朵默那生僰阿迤,僰阿迤传6代至育育凯,育育凯下传21代至仇娄阿摩,计28代后仇娄阿摩部改称阿朱提国,仇娄阿摩传6代后迁出原住地。仇娄阿摩的父子连名世系计有32代。仇娄阿摩的卢夷之国的 “卢”应与仇氏的 “鲁”星崇拜有关。阿朱提(“诸此国”)的第27代父子连名君长,仇娄的“娄”,音[lou],与音[lu13]相通,故也可译作“仇卢阿摩”,照应仇娄阿摩部的星座名为鲁犬六只手。

阿着仇或译作“阿朱提”、“阿佐赤”、“阿仲赤”、“阿着仇”、“阿卓稠”等,乌撒(今贵州威宁、赫章)土语的最近音是“阿卓仇”,为便于同历史接轨,也译作“阿朱提”,因古朱提郡的郡名是以“阿着仇”或“阿卓稠”这一人名演化的地名命名的。仇娄阿摩传两代之后,其国名改为阿朱提,此名一直沿袭到该部迁到占溢和曲靖之后。彝族“尼(蔺、睑)”政权形态与体制升格后的名称,阿朱提的“诸此国”在古曲州(今云南省的昭通市大部地)、靖州地(贵州省的威宁、赫章、水城等一带地)活动了千余年,贵州省威宁县中水镇的鸡公梁子古人类遗址考古发掘发现了大量的陶器,和迄今三千年左右的稻谷等遗迹遗物,与朱提国的形成、发展及其当时的社会形态等,都有着直接的关联。阿着仇部约秦末汉初失败后,经今威宁草海,从夸都一带渡可渡河(北盘江上游),过云南宣威(直诺),到沾溢、曲靖发展,再度称雄后,建掌沾扎俄勾政权于其地,到隋唐时期为“乌蛮”阿芋路部联合南诏灭掉为止。

阿着仇部南迁的君长仇助乌

《大定府志·旧事志·乌撒安氏本末》称阿着仇部南迁的君长仇助乌为“乌君”。“乌君”是阿着仇部在古曲州、靖州地的最后一位君长,据彝文文献《彝家宗谱》(未译)载[[15]]:“武家攻仇氏,仇氏的残余,只剩沓卢乌,仇氏往南迁。”仇助乌,或沓卢乌,皆称“乌君”。 《大定府志·旧事志·乌撒安氏本末》称:“鲁望者,昆明王所居,盖祝明(即笃米或笃慕)长子枯(即米雅苦)之住所,谓乌君者也,东爨盖氏之亡也。乌君自立为王,谓之鲁王。盖本其姓以为称,卤、鲁,一也。西南人称王为望,故中国呼之为鲁望也,已而内附,置为宝州。夷语伪宝为巴,伪州为的,伪都门为兀姑,故谓鲁望为巴的兀姑也,是时巴的兀姑之部长(即祖迂默)为他蛮所逼,而东徙于存讷之东,其地空虚,故物叔(俄索、乌撒)据之也。”祖迂默即(仇助)乌君长南迁沾益地,彝汉文献记载之异,在于汉文献之乌君之所属不清,事件大体是一致的。祖迂默迁到沾益建起“沾扎俄勾”之后,又经历了“迂默乌一代,乌度额二代,额朴足三代,朴足能四代,能吉仇五代,仇邱姆六代,姆仇祖七代 , 祖朴乌八代,乌雅勾九代, 勾雅卧十代,(是时)陡部攻仇部 (陡部,东川阿芋路部来攻打)”、乌雅勾即仇部阿着仇部是在曲州靖(建宁、味县地)的最后一位君长。

吐靡、借靡与曲州、靖州

吐,今他称的所谓“白彝”、汉文献上的西爨“白蛮”。因“吐”的方言记音或古语通“曲”、“邛”音,古朱提地(即今云南昭通、贵州威宁周边)分别称“吐靡”、“借靡”,阿朱提由“仇”变“武”,由“武”变“吐”, “吐靡”、“借靡”由此而来,“吐”,通“曲”、“邛”音,“借靡”通“靖”,故为曲州、靖州,“曲州”这一地名来源于彝语。靖州的地名也一样,至今尚遗存有“借靡”这一地名,与靖州有关,如今贵州省威宁县炉山镇的结里,系根据彝语“借卓”而来;同样,威宁牛棚、迤那一带的彝族《指路经》(有贵州省威宁县迤那镇禄义福布摩家清光绪年间抄本和贵州省威宁县西部维遮阿尼布摩家民国9年抄本为证)把今观风海(古称“官房海”)一带地方也称作“借卓”,彝语的“ʨɪ13dʐu55” “借卓”的“卓”与州有关联,在彝语里,山间的河谷地无论大小都称之“dzuo55”,多译作“卓”,这是彝语的“借”和汉语的“州”组合成词而后完全彝语化的结果。故曲州治所是清楚的。故靖州范围在今贵州省的威宁、赫章、水城一带,治所要么在贵州省威宁县今观风海一带,要么在今威宁的炉山镇属的结里一带。而在当时,今云南省的昭通市一带彝语称“吐靡”,“吐”又音转为“曲”,故云南昭通市一带在汉文献里或名为“朱提”,或名为“曲州”;今贵州威宁及其周边则称“借靡”,汉文献作“靖州”。

因地名随人走,阿着仇部到今沾益、曲靖后,把“曲”与“靖”带到新住地,而合称为曲靖罢了。阿着仇迁到了南方,最晚约秦末汉初。阿着仇的迁徙,从今云南省的昭通、贵州省的威宁中水,经今威宁草海停留,又在威宁金钟的夸都一带停留,然后渡可渡河(北盘江上游),经云南宣威的倘漟、杨柳,过直诺谷姆(今云南宣威市所在地)、炎方、到沾益,最后到了曲靖。沾溢,彝语古名作“占扎甸凯;”曲靖,彝语古名作“譳靡阿着甸果”,不仅彝语东部方言有其名,彝语的东南部方言(撒尼语)称作“尼咪阿着地”。

纵观阿着仇的活动轨迹,发祥于古曲州、靖州地,且在此活动千余年,或为卢夷,其故地又作朱提,后经巴凡兀姑,经夸都旺都,由存讷之东而到古称存阝马阝的今云南宣威一带,经沾益而后结束于古今之曲靖。从曲州、靖州、朱提、巴凡兀姑及曲靖都是阿着仇留下的地名,或是与其有关的地名。不仅如此,在这一范围,在阿着仇之后,改动的地名,亦是彝语地名,如阿着仇的故土朱提,后又为德歹濮卧,别称窦甸地,《清史稿》作“朴窝”、“乌蒙阻”等;曲靖的地名则一直保留至今。阿着仇既作为“白蛮”彝族的大宗,曲靖这一地名也可理解为:曲即“吐”,靖即“借”的音,义为首,完整的意思为“白之首”。它的命名是符合阿着仇的历史身份的。曲州、靖州与曲靖的命名,都与阿着仇的“吐”即(白)直接有关,且就是其名称的来源。

但在汉文献里,曲州、靖州与曲靖是被连作一片来看待的。除留下的曲州、靖州与曲靖地名外,基本找不到阿着仇部活动的只言片语。曲靖又设置作味县,是云南历史上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早在旧石器时代,南盘江流域一带就有人类足迹可寻。三四千年前,曲靖先民就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种植水稻,创造文明。曲靖曾为古滇国腹心地,曾为“靡莫之属”。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汉武帝开拓“南中”,置益州郡,辖味县(曲靖)、牧靡(寻甸)、铜漱(马龙)、因劳(陆良)诸县。蜀汉建兴三年(225),诸葛南征平定“南中”,改益州郡为建宁郡,移庲降都督于味县(曲靖),统管“南中”。唐天宝七年(公元748),南诏灭爨,曲靖为拓东节度使所辖。宋时,大理国时期在曲靖设石城郡,统辖磨弥等十余部。《元史》载:“曲靖等路宣慰司军民万户府,曲、靖二州在汉为夜郎味县地。蜀分置兴古郡。隋初为恭州、协州。唐置南宁州。东、西爨分乌、白蛮二种,自曲靖州西南昆川距龙和城,通谓之西爨白蛮。自弥鹿、升麻二川南至步头,通谓之东爨乌蛮。贞观中,以西爨归王为南宁都督,袭杀东爨首领盖聘。南诏阁罗凤以兵胁西爨,徙之至龙和,皆残于兵。东爨乌蛮复振,徙居西爨故地,世与南诏为婚,居故曲靖州。天宝末,征南诏,进次曲靖州,大败,其地遂没于蛮。元宪宗六年,立磨弥部万户。至元八年,改为中路。十三年,改曲靖路总管府。”《华阳国志·南中志》:“建宁郡治,故庲降都督屯也,南人谓之‘屯下’。属县晋初十七,分置益州、平乐二郡后,县十三,户万。去洛五千六百三十九里。有五部都尉,四姓及霍家部曲。味县、郡治。有明月社,夷、晋不奉官,则官与共盟于此社也。 升麻县,山出好升麻,有涂水。 同乐县,大姓爨氏。谷昌县,汉武帝将军郭昌讨夷,平之;因名郭昌,以威夷。孝章时改为谷昌也。同濑县、谈虏山迷水所出,东至谈,入温水。昆泽县、有温水。”《南齐书·州郡志》:“宁州,镇建宁郡,本益州南中,诸葛亮所谓不毛之地也。道远土脊,蛮夷众多,齐民甚少,诸爨、氐强族,侍远擅命,故数有土反之虞。”在蛮夷众多,齐民甚少的人群分布中,阿着仇部及其属民正是这众多的构成部分。

“勾则”与“沾扎俄勾”

在《策尼勾则》等彝文文献中,系统地将鹤(勾)代表君长,卧(杜鹃)代表臣子,鹰(大)代表布摩。在他称吐素即“白彝”的彝族中,有“勾则铺”的自称,表明自己是王室贵胄。 “勾”是当时彝族各部祖摩政权发展到高层次后的称号,含义相当于“国”,由“尼”的原生形态政权发展为“勾则” 的复合形态。在“勾则“这种复合形态的十二个著名政权中,阿哲部(水西,贵州大方、黔西等)称慕俄勾;乌撒部(贵州威宁等)称纪俄勾;播勒(贵州安顺等)称娄娄勾;磨弥部(云南宣威等)称古口勾;芒布部(云南镇雄等)称赫海珠舍勾;乌蒙部(云南昭通等)称德歹尼舍勾;阿着仇或阿朱提部(云南沾溢、曲靖等)称扎扎俄勾;益毕或日布部(云南昆明、曲靖间)称珠吐勾;勃弄尼部(云南祥云)称益那勾;阿都乃素部(云南昆明与东川间)称麻纳姆古勾;阿德葛部(云南楚雄与昆明间)称阿妥洛则勾;苏能寄陡、又作额投舍牂部(云南巧家等)称土鲁勾。这些各部“勾则”的后裔都自称“勾则”,南诏节度使的彝语名称亦作“勾则”。“勾则”的名称当与上述各种来源有关系。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椎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至同师以东,北至叶榆,名为嶲、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阿着仇部当为“靡莫之属以什数”的组成之一。到了汉晋时期,“十二勾则”君长即为“夷帅”, 阿着仇君长无疑是所谓益州郡属味县地的“夷帅”。 唐樊绰《云南志》载“西爨,白蛮也。东爨,乌蛮也。当天宝中,东北至曲、靖州,西南至宣城,邑落相望,牛马被野,在石城、昆川、曲扼、晋宁、喻献、安宁至龙和城,谓之西爨。在曲、靖州、弥鹿川、升麻川、南至步头,谓之东爨。”至于到了隋唐时期,成为“西爨”“白蛮”的主体,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
朱提国与“六祖”的关系

阿着仇氏与六祖有姻亲关系,首先是与第一支系武结的姻亲,据《彝家宗谱》[[16]]载:“武祖米雅克,与恒袅借氏连姻,借雅喽莫,生武嫡子皤娄。”恒袅借,指的是居于古靖州地的阿着仇氏,《彝族源流》[[17]]、《彝家宗谱》等载:“武乍两长子,如山间梨树,似甜荞结籽(开花),全都作为吐,武氏成为吐,吐分七勾则,勾则互通婚,吐的根,源于武乍氏,就是这样的。”《策尼勾则》称:“洛武谷(武谷氏),多同舒(也作“输”,即武裔舒氏九大分支),由武形成白。”[[18]]“白彝七大姓,七姓互联姻。”[[19]]在武支系的九支输氏中,输雅注一支以注维维到课额默传六代,以课额默为君,课阿禄为臣,课阿罗为布摩,建政权于陆武(今云南省陆良一带),称“陆武谷”部;注斗赫一支以以注斗赫到恒雅注传七代,称妥洪注氏;注举娄一支以举娄祝传四代称葛纪格氏。“毕家诺克博,同洛武三姓吐(白蛮),先发生战争,吐败后上租。”[[20]]阿着仇氏与六祖中的武保持了很长时期的姻亲关系,并融为一体。显然,前武的武僰,和六祖族群中武乍,共同组成了彝族中“白爨”、“白蛮”、“白罗罗”。 阿着仇氏与六祖第六支的德施(默)支系也有姻亲关系,所谓的“白蛮“和”乌蛮“的联姻。彝族文献《彝族源流》、《物始纪略》等载:“天公米古鲁,地母靡阿那。”以图符的形式出现时,若太极图,为黑白相拥的两条虫形,称“输必孜”,白的代表天,黑的代表地。这些文献解释说:“三十层苍天,从白皑皑开始;三十层大地,到黑漆漆结束”。《陆比》说:“三十层苍天,纯白的舅舅;三十层大地,纯黑的外甥。”六祖第六支系慕齐齐传4世到德翁舍,生有舍翁娄、舍补任、舍补过、舍阿朵、舍乌蒙5子。《西南彝志》载:在惹额妥朵,舍氏有五子:舍翁娄,成为娄额濮;舍阿朵一支,成为白彝;舍补任,住合莫洪所;舍补过一支,成为堵珠濮;幼子舍乌蒙。”[[21]]舍阿铎家(舍阿朵),传二十五代到娄果布洪, “到额格地方去,与娄伍耿家开亲(娄伍耿:又作洛武谷,武支系之一,为诺克博所打败),与阿卓赤家开亲,成为白彝了。”[[22]]《彝族谱牒志》和《彝家宗谱》载:“卓果姆(舍阿朵家)一代,果姆洛二代,罗毕余三代,毕余阿格四代,阿格哺岱五代,岱阿哺嗖六代,哺嗖阿维七代,阿维阿祝八代,阿祝笃勒九代,笃勒阿道十代。一代阿道阿那,二代阿那阿注,三代阿注鲁姆,四代鲁姆付野,五代付野额则,六代额则阿弄,七代阿弄德楚,八代德楚阿诺,九代阿诺阿氐,十代阿氐阿律。一代阿律濮色,二代濮色额恒,三代额恒沽汝,四代沽汝旺直,在罗署布洪,分做五支阿格,同洛武谷开亲,与阿着仇(朱提)连姻,成白彝去了。”[[23]]默德施氏不单是与阿着仇氏联姻,与武僰的其它支也缔有姻亲,如《西南彝志》载:六祖中的默德施氏的第8世努雅鲁“为兵器与欧氏开亲。欧雅额诃,为鲁生两子。长子鲁雅确,迁往别处了。次子鲁雅杓。”“欧氏”和“热”与阿着仇是共祖。到默德施氏的十一世时,“默雅德之时,‘天地’亲路断,没有开亲处。默家那咪录,是鲁雅杓之妹,嫁妥濮恩博,是克博、陇邓、濮之母。妥雅女吞,嫁给舅舅家,生德施耿俄。”[[24]]武僰和武支系称“天”时,代表着强势。天地亲路断后,一度形成“四鲁旺之外,白的武濮默,黑的纪阿太;四鲁旺之外,白的额舒苦,黑的阿欲余(额);四鲁旺之外,白的卓罗纪,黑的布播勒”。又“白的阿着仇,黑的布播勒”的格局,这时也还是势均力敌、门当户对的,有着缔结姻亲的基础。

四大勾则的谱系传承为:哎窦妥——妥阿谷——谷颖祝邹——祝邹克耶——克耶纳慕——纳慕珂俄——珂俄陀——陀尼启——启列孺——孺阿仇按:1、《彝族源流》第一集,贵州民族出版社1990年1月版载:哎哺传十代到孺阿仇,“住大地中央,地上一华宫,智能神开口,知识以千计,如密布的星,仇娄阿摩体系形成”。 孺阿仇形成的是仇娄阿摩的哎哺形成鲁朵的血缘与文化的源头。2、据《彝族源流》第三集(贵州民族出版社1992年10月版)载,鲁武吐、朵默那系夫妇,“鲁武吐、朵默那,生所有的武。”]——欧欧 武——武雅僰——僰阿迤——阿迤罗[按:朱提国分支的第一代祖,以“鲁”为号,建立“卢国”,在阿迤罗时期(约公元前1057~1056年),作为卢夷之国参加了周武王伐商纣,因以立国与保国。]——罗氐输——氐度固——固育育——育育凯——凯努珠——努珠鍮——鍮吕娄——吕娄兜——兜乌蒙——乌蒙垢——垢部洪——部洪 ——布雅僰——僰派温——派温斯——斯阿仇——仇乃能——乃能杰——杰德阿娄——阿娄阿卡——阿卡乌图——乌图遏——遏仇诃——仇诃阿摩[按:诃阿摩,又名仇娄阿摩,即育育凯所传的22代。仇娄阿摩时期,一是改国名为“朱提”,二是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张仪、司马错灭巴蜀,株仇连朱提国,朱提的中心被迫转移。《西南彝志》(第十一卷)、《彝族源流》(第十卷)、《彝家宗谱》、《彝族创世志》等四部彝文文献有“仇氏首次受攻击”,或“ 武家大队人马,从四面进攻,阿卓赤的宫殿,很快被攻占”,或“武家大皇帝,征召四方人马,从四面开来,向扎沾俄勾,仇地盘攻来,要把仇娄阿摩,从世间铲除。仇家遭武攻击,一度遭了殃”的记录。仇娄阿摩又是彝族车苏支系与车姓之祖,朱提国后为“扎沾俄勾,《元史·地理志四》载:“嵩明州,治沙札卧城,乌蛮车氏所筑,白蛮名为嵩明。昔汉人居之,后乌、白蛮强盛,汉人徙去盟誓于此,因号嵩盟。”,中华书局标点本1974年版,第1458页。]——孟默哲——默哲铺——铺雅大——大雅 祖——祖迂默——迂默乌[按:约公元前136年左右,汉武帝初年时,朱提国受“六祖”分支的德施支系的攻打,《彝族源流》:“窦氏犯仇氏,剩下仇助乌,迁到了南方,由武变成‘吐’”,《西南彝志》:“德家和赤家打仗,说到赤家,只剩残破的土地,赤家剩下的人,迁往北边去,武变成白彝”,《彝家宗谱》:“德施与仇氏交战,德(施)灭仇族,仇家只剩乌沓洛,仇氏的残部,迁到南边去,仇氏成白彝,就是这样的。”《大定府志·乌撒安氏本末》:“鲁望者,昆明王所居,……谓乌君者也,东爨盖氏之亡也。乌君自立为王,谓之鲁王。……故谓鲁望为巴的兀姑也,是时巴的兀姑之部长为他蛮所逼,而东徙于存讷之东,其地空虚,故物叔(俄索、乌撒)据之也。”]——乌度额——额朴足——朴足譳——譳吉仇——仇邱姆——姆仇祖——祖朴乌——乌雅勾——勾雅卧——卧大尼——尼雅祖——祖热克——克迫默——迫默皤娄——皤娄鲁仁——鲁仁恒索——恒索祖晔——祖晔默遮——默遮菲苦——菲苦禹——禹菲殊——菲殊苦兜——苦兜热杜——热杜苦哈——苦哈奋龙——奋龙米额[按,奋龙米额约南北朝时期的人,是时,东川阿芋路部(又作陡部、窦部)来攻打,阿着仇部失了地,迁往西边去,迁至益那勾纪,住在点苍雅卧,投靠益那国隐居。并在在今云南大理一带与与阿底、洛嘎、阿维分为四支。之后又为南诏所遣,作为勾则督察“乌蛮”各部。其中阿底之祖名叫米额额。彝文文献《乌撒二十四苏保》、《巴底果里粗》、《乌撒二十四苏保》等的记载说明阿维、阿景、阿铺、阿底四苏保是系共祖分支形成的。四个自称“勾则铺”的大家族被彝文文献《巴底国里初》记录为阿着仇的后裔]。传到第71代奋龙米额,奋龙米额约公元576南北朝时期的人。是时,东川阿芋路部(又作陡部)来攻打,阿着仇部失了地,迁往西边去,迁至益那勾纪,住在点苍雅卧(古大理太和城一带即点苍山下)投靠益那国(已称云南,亦称建宁,今天的祥云至大理一带,“益那”又称“勃弄尼”,由张乐进求之先人据之)隐居。

《新唐书·南蛮下》载:“有两爨大鬼主崇道者,与弟日进、日用居安宁城左,闻章仇兼琼开步头路,筑安宁城,群蛮震骚,共杀筑城使者。玄宗诏蒙归义讨之。师次波州,归王及崇道兄弟千余人泥首谢罪,赦之。俄而崇道杀日进及归王。归王妻阿奼,乌蛮女也,走父部,乞兵相仇,于是诸爨乱。阿奼遣使诣归义求杀夫者,书闻,诏以其子守隅为南宁州都督,归义以女妻之,又以一女妻崇道子辅朝。然崇道、守隅相攻讨不置,阿奼诉归义,为兴师,营昆川。崇道走黎州,遂虏其族,杀辅朝,收其女,崇道俄亦被杀,诸爨稍离弱。阁罗凤立,召守隅并妻归河睒,不通中国。阿奼自主其部落,岁入朝,恩赏藩厚。阁罗凤遣昆川城使杨牟利以兵胁西爨,徙户二十余万于永昌城。东爨以言语不通,多散依林谷,得不徙。自曲靖州、石城、升麻、昆川南北至龙和,皆残于兵。日进等子孙居永昌城。乌蛮种复振,徙居西爨故地,与峰州为邻。贞元中,置都督府,领羁縻州十八。”

其时阿着仇在南诏地分为阿景、阿底、洛嘎、阿维四支。之后又为南诏所遣,作为勾则督察“乌蛮”各部。其中阿底之祖名叫米额额。彝文文献《乌撒二十四苏保》、《巴底果里粗》等记载:“巴底(乌撒部)的四棵顶梁柱,是阿着仇的四棵树桩(后裔),说明阿景、阿维、阿铺、阿底四苏保是系共祖分支形成的,四个自称“勾则铺”的大家族为阿着仇的后裔,说明阿着仇氏(即仇苏)的传承自古至今一直延续着。



[[1]]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第六集,贵州民族出版社1997年3月版P146。

[[2]]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第六集,贵州民族出版社1997年3月版P104。

 

 

[[3]]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第六集,贵州民族出版社1997年3月版P97。

[[4]]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3—4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1年7月版。

[[5]]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1—4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89年1月版。

[[6]]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3—4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1年7月版。

[[7]]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1—4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89年1月版。

[[8]]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9—12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2年10月版。

[[9]]贵州省毕节地区彝文文献翻译研究中心藏书141号·水西彝族解冤经·清咸丰五年抄本。

[[11]]晋常璩撰、刘琳校注·华阳国志·巴蜀书社1984年7月版。

 

[[12]]录比,亦作“尔比”,彝语中固定使用的谚语式的经典格言。

[[13]]刘昫《旧唐书》,赵莹点校,惧盈斋本,中国古籍全录·http://guji.artx.cn/Article/200.html电子版。

[[14]](唐)杜佑纂_国学导航http://www.guoxue123.com/shibu/0401/01td/176.htm电子版。

 [[15]] 佚名布摩·彝文文献手抄本手抄本·彝家宗谱·仇娄阿摩源流[Z] 贵州省赫章县珠市乡上寨村·现原件藏毕节市档案局。

 

[[16]]佚名布摩·彝文文献手抄本手抄本·彝家宗谱·仇娄阿摩源流[Z] 贵州省赫章县珠市乡上寨村·现原件藏毕节地区档案局。

[[17]]王继超、王子国译《彝族源流》17—20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12月版。

[[18]]李荣林布摩手抄《策尼勾则》[Z]。 贵州省的威宁龙场镇贵州省的威宁镇·这一名称和内容的彝文古书,在贵州省的威宁、赫章两县民间和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藏有30余册。

[[19]]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7—8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6月版。

[[20]]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7—8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6月版。

[[21]]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7—8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6月版。

[[22]]王运权、王仕举译《西南彝志》7—8卷·贵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6月版。

[[23]] 佚名布摩·彝文文献手抄本手抄本·彝家宗谱·[Z] 贵州省赫章县珠市乡上寨村·现原件藏毕节地区档案局。

[[24]] 参见贵州省毕节市彝文文献翻译研究中心藏书第110号。

 

2
0
[作者:侯卓喽素 关键词:乌撒,苏保,勾则 录入:侯卓喽素 责编:侯卓喽素 阅读次数:1790]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验 证 码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4-2020 赫章彝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页面加载时间:343.99ms